彩电

多业务\全媒体发展推动数字电视向NGB演进

作者:电子信息产业网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发布时间:2009-10-28 06:56我要评论


 


刚才听了罗总,包括吕总很多意见和想法以后,我的演讲也做一个修正,我想交流几个方面,第一件事情我很想提出观点,我觉得不管怎么样,我们作为广电的盛会,广电最关键一点是不是要思考做一些什么,作为我们的角度来说,罗总说到免费模式,吕总说到高清互动,我们遇到什么困难,我觉得什么都没有关系,最郁闷的是广电认为自己已经非常OK,至少前几年认为我们是垄断运营商,我们无所求,我们觉得日子很好过,我们没有目标,也没有动力做一些什么,这是广电最大的悲哀。

为什么这么说呢?回顾一下各位老总谈的观点,我非常赞同,2000年华数做了宽带业务,2000年大家设想一下,假如说我们都认识到这一点,今天如果每一个城市宽带业务,有线网络上面都占到一半以上业务,那是什么概念?我们不用向电信买带宽,如今整个广电用户宽带用户不到一百万,人家是达到三千万,今天说宽带已经晚了,十年以前谁能想到宽带给我们生活带来这么大的变化,问题在意我们为什么不做。

第二是所谓的各种各样的业务模式,坦率说我认为业务模式并不那么重要,不管是在任何阶段、技术、业务、商业模式都会随着市场变化的情况而变化,再举个例子,2004年华数在做交互数字电视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认为我们痴人发梦,2003年广电网络已经没有机会了,中国电信已经做了战略,不是因为杭州广电,当时电信在做什么,ISDA,他指望宽带成为暴利市场,用上网秒数来计费,一下子宽带包月模式根本性的打破了这样的商业模式,你说哪种商业模式正确,按秒计费正确还是包月计费正确,经过血与风的战火,成功者都是英雄,互联网免费模式走向更多用户,当年的互联网公司到现在留下来有几家,意味着这个行业当中首先要考虑的是你的生存问题,你活不到那一天,谈什么样的未来,没有未来,我们最现实的要在现有条件下如何抓住现在的市场机会,做现在应该做的事情,拿到每一份我们应该争夺的土地,我经常跟广电同仁说,我们在宽带市场上失去了我们的机会,但是在电视机市场上,不管怎么样,电信再强大,目前我们有家家户户的电视用户,到时候人家要看信息的东西咱没有,要看视频通信,咱没有,视频技术是我们的根本,反过来每一个终端、每一个网络都在争抢我们的用户,对电信来讲不是他们的盈利项目,大家都知道,但是他把这个业务作为一个战略业务,所以我回顾一下我们这些所谓竞争格局,我就不按PPT讲了,大家可以看到中国移动这么强大,为什么入驻凤凰卫视,为什么在上海建立所谓的视频应用基地,视频应用是最高端的应用,广电是视频专家,大家是不是应该想一想,在我们的行业当中,目前还能够做到一点什么,今天我们看到任何机会都不是我们的,宽带不是我们的,互联网不是我们的,电视机插入网线什么都能干,这是一个事实,我们看到这些问题,并不代表我们在没有机会,你不去看到一个有创新的机会,十年以后你现在的生存空间没有了,你拿什么带宽、什么网络传高清电视,你还有什么机会跟大家说我能够用免费模式来做收费模式,你什么都没有,内容不为王,网络也不为王,内容需要有载体,需要终端,需要有网络,我们争抢所谓的三网络,所谓的终端网络,终端网络不以人的意志来转移,毫无疑问未来角度上来说,手机、电视机、电脑,我认为就是一个不同地方的选择,回到家电视机还是最好的娱乐终端,屏幕大,可以共享,能承载最高端的视频应用,走到办公室不可能装电视机,电脑是一个学习工具,可以搜索,可以学习,可以上网,坦率说电脑是不是可以在电视机没有到达的时候选择它看视频,第三是手机,手机是最简便、最方便,某种角度上来说,今天电视机的优势能够跟手机比吗,按这么说我们都可以放弃,因为手机无处不在,手机上反过来说什么都能干,说的难听一点,电脑上所有的工作手机上可以感,手机随时随地更方便,随着3G无线网起来,无线网可以运作了,为什么?走到哪里无线上网,用手机信息能浏览,我们要正确面对我们的竞争形势,看到网络运营商干什么,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都是非常清楚,在综合战略上的网络主导权,他们不甘心自己成为管道,所以他们要进入IPTV领域,进入手机领域,进入广电领域最核心的视频应用领域,我们怎么办?宽带业务不能做了,手机业务更不能做,别说手机拍照,ISG业务拍照也没有,看看我们能做什么?不仅仅是这些强大的运营商,电视台也一样,我坦率说未来作为行业内很可能出卖广电网络最先的,可能现在是朋友、是股东,电视台对他来说也是利益主体,对他来说网络公司很多也在走向新媒体,互联网媒体都是新媒体,传统媒体在受到各种媒体冲击,网络公司不干,其它新媒体也没得干,在这个基础上作为电视台角度上来说,他在考虑,如何发挥最大的效益,如何给运营商提供他的节目内容,会通过各种各样的覆盖或者说花钱的免费模式增强广告份额,反过来说广电网络所谓免费模式,你拿什么样的资格去跟付费频道竞争,你拿什么广告,我们跟多少媒介打交道,人家拿什么东西认可你,说的难听一点,最简单的收视调查权威性都没有,广告拿什么买单,广告模式好不好?好,养活了很多公司,创造了很多神话,但是有没有限度?有限度,任何商业模式不是死的,不是固定的,我们应该去细分每个市场,讨论每个市场商业模式,很简单,我们说到我们的本行,所谓的数字电视商业模式,数字电视角度上来说,最好的是在14寸电视上涨价,不涨价数字电视确实负担太大了,没有做数字电视的有线网络还是一个瘦猫,还能抓老师,数字化以后的有线电视,没有任何空间和发展,就是肥猫,有经济负担,有折旧,跑不动,而且不会抓老鼠,而且越养越肥,怎么办?不做等死,各种娱乐终端渗透进去,你等什么?被边缘化,你放心,人家提供你不愿意提供的服务,你愿意提供的人家提供,你不愿意的人家也会提供,我们要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我们要做交互电视,我们为什么要做高清,为什么做广播电视,为什么加大广播电视内容,就是IPTV,他一般很难做到大量的视频传输,我们为什么做多屏战略?没有办法,人家在抢我们的屏幕,这么多民营的互联网公司,我认为未来角度,互联网电视对我们的侵蚀可能远胜于IPTV,没有错,精英们、白领们都在通过互联网享受一切信息服务,那么回过头来说电视机准备做什么呢,电视机屏幕厂家,大家看看,TCL、长虹他们在做什么,他们在成立传媒公司,这个国庆节我在杭州很多卖场走一圈,他们在宣传不用接广电机顶盒,电视机上把网线插上就可以了,用户角度是没有错,从业者来说我们是不是在电视机上做一点什么,理论上成立的话,我们无所作为,因为这已经确实成为一个现实,作为电视机厂家来说,你认为他盈利吗,他顶着查处风险、盗版风险、开发风险,利用这些功能促销高端电视机,这是根本,但是这种根本让他看到了一种希望,他希望进入所谓的媒体领域,大家都看好,大家都想象,大家看到TCL已经在所谓的凤凰卫视正式媒体上做广告,宣传它的媒体电视品牌,但是在互联网上跟优酷在打官司,因为用的所有内容盗版的,大家可以看看苹果、华硕,Iphone,玩的多溜,苹果的转型在这里,把音乐等等都集成了,怎么办?所以面对这样纷繁复杂的行业格局,我认为我们还是应该思考做一点什么,我们在2000年呼吁做宽带的时候,人家认为我们是疯子,我们在2004年做双向数字电视的时候,人家认为我们是梦想,我们现在认为有能力有线网做全业务,做NGB,有人说早了,没有希望,我也想说一点,战略业务,很多东西都是在没有看清楚的时候,方向性上的选择,要做一个大的方向,确实我曾经跟人家开过玩笑,华数有没有走过弯路?走过的,我们公司还认为对这个行业做出一定贡献,现在单向机顶盒两百块,双向机顶盒三百块,我们的机顶盒一千八百块,我们是花钱硬生生买出来的,没有产业链合作看好,没有人认为可以在这个事情上做一个产业,五年以后的今天,人人都认为广电网络应该走向双向,应该走向交互电视,我很想告诉大家,很多观念统一了,但是在个体网络公司的执行力上不到位了,再过五年放心,没有机会让你做了,IPTV肯定会渗透,现在IPTV渗透率超过500万了,95%%以上都是跟华数合作的,一百万,我们已经尽全力了,我们很用危机感的,我不觉得华数做得多好,不觉得整个行业双向互动怎么样,这个角度上来说,我开句玩笑,三年五年以后真的再去做,今天谈宽带一样,认为我们宽带没有机会,我们失去了一种再去跟竞争对手拼抢市场的机会,想跟大家说的第一个观点,对广电网络来说,时间、机会、执行力,你想不想干一点什么,看到这样的一种行业的危机,危机我们就不说了,我们已经说了不知道多少年,真的,我有时候自己觉得像祥林嫂一样,我不想再说狼来了,关键在于执行力,也就是说看到这些问题,看到这些危机,回顾想一想我们的教训,我们失去的机会,想一想我们未来能干一点什么,能做一点什么,抓紧时间,我可以这么跟大家说一个结论,数字化是广电网络的最后一次机会,可能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这次机会想不明白我们在网络上做一些什么,这个终端应该为未来留下什么样的空间,你的机会没有了,越来越多的终端,越来越多的用户眼球,越来越多的产品吸引力已经被你的竞争对手分割光了,你可以做,只要党在,党和政府的传输喉舌会让你做,但是14块钱的收视率可能做不到,卫星上去了,IPTV来了,你可以依靠所谓的财政拨款,也可以靠广电局的支持,你可以死不了,但是也活不好,我们希望我们手中拥有很好的资源,我们拥有金矿,我们今天认为我们是视音频服务的专家,我们要保持下去,我们要充分的看到危机,让手上的资源价值至少做到保值,再来谈增值,归根结蒂角度上来说,第一个观点希望跟大家共享一下广电网络要在什么样的形势下干一点什么,这是我们时时刻刻应该思考的问题,华数在十年以前并不是一眼看到今天的,我们曾经在公司内部也有一个内部管理的名言,所谓开着车子换轮子,今天是一个小范围论坛,所以开放的说,所谓开着车子换轮子,我们从事什么行业,我们越来越多的在跟信息服务业打交道,越来越跟强大的网络运营商竞争,越来越多的在跟IT终端厂家有市场合作和竞合,这个过程当中不能作为事业单位垄断企业来考虑思路,要醒一醒,在醒的过程当中,很多东西可能未必那么完全想明白,但是这个过程当中要明确方向,轮子是可以换的,不要认为开着轮子换车子一定翻身,但是发动机这个马力一定会熄火,这就是问题。

所以这是想跟大家交流的第一方面。第二方面刚才我们湖南电广的投资总监在问我,华数现在说自己做得不错,或者所谓业内做得比较先进,有什么样的优势或者说做了什么样的事情,我不认为华数有多少网络优势、内容优势,其实华数做的一切,任何有线网都可以做,华数的双向网改造我们走的领先了一点,当年我们在老百姓维权不清晰的前提下,三个月时间,打了一百五十万个洞,现在这样的机会失去了,现在双向网改造,有更好的方案,有更廉价的支撑体系,今天比当年有更多的选择,只是说从网络角度上来说,你下不下决心去做,用最优化、最低性价比成本干这些事情,我们只强调一个,技术没有标准、没有流派,只有一个对应用支撑性价比的考虑,这是第一。

第二人家都说华数有很强的优势,是的,这几年我们做宽带业务,上华数宽带、看华数在线,我们也要认清自己的优势,我们跟中国电信竞争的时候,上宽带就一直能够享受视频服务,2000年当初是很有吸引力的,视频业务怎么消耗带宽的,电信商业模式一进就垮,不可能享受视频,作为我们宽带用户不仅享受包月,而且享受视频服务,我们当年卖宽带用户的时候,用户排队排到营业厅门口,把我们门口的道路都堵塞了,人很多,营业员真的数钱数到手发抖,但即使是这样,我们还做了每一个小区一家一户的推广和宣传,当年电信角度来说他做什么?做窄带,人等用户上门,一个概念,不是我们做了一个什么样稀奇古怪的事,我们不做技术开发,所有技术开发思科给我们提供的交换机设备就是这么一回事,你想做什么业务,你想做什么事情的指导思想而已,我们这几年整合很多内容,人家说华数有很多业务资源,华数模式不能复制,其实双向网就是这么建起来的,大家谁都可以建,网络有什么优势,杭州的网络是比较差的,我们什么350兆改成500兆以上入户,并不是那么的优质网络,现在华数有五十多万的数字化内容,我们也不看成核心竞争,理论上来说,我们是内容整合平台,我自己也不拍电影、拍电视,这些都是华谊兄弟、中影干的事情,华数有什么样的优势?在未来电视机终端,除了开路的广播频道以外,简单的电视是不会受到欢迎的,有谁那么复杂的给你找到一个电视,而且要付费,他接受不了,要做成什么?接受广电网络上,在电视机终端,你可以享受一种个性化的基于电视的选择服务,大家这么多年被电视强奸惯了,电视播什么我看什么,电视是党和政府的喉舌,现在电视机上看到一个为我考虑的个性化的服务产品,我已经可以根据我自己的需求在你的数据库里面搜索出我想爱看的电影电视剧,我今天真的很累,我相信未来的精英层越来越多的偏离等电视的轨道,没有时间,吕总说了,我很赞同,现在多少精英层等在电视机面看电视呢,那些人要么就是闲着没事,老头老太,精英层的眼光怎么希求他们,比如说华数所谓的交互电视,因为时间原因,我跟大家简单说一下,我们做了四个版本,这是我们的首页,比如说我们的新闻,主要的卖点在哪里?我们所有的媒体包装分成三大类,第一热点,第二综合信息汇总,第三所有视频秘书工作,我们把这个称之为视频秘书,你要知道越来越多的领导,六点半到七点半,你在干什么?你在应酬,你不在家里,你不在电视机面前,你回到家是八点钟,应酬以后,回到家有可能还有人上网,我不上的,我很累,我在办公室完成了,我九十点上床,打开电视机,我希望看到发生所有事情的新闻相关内容,我们把所有的主要新闻做了细分和参考,你甚至不用重新看新闻联播从头到尾,我们把新闻联播所有的新闻都已经完成,你可以看一下温家宝干了什么,热点新闻是什么,一天发生的新闻大事,我们每天推荐三个热点,当天最热的东西以及就这点新闻事件主要几个互联网门户网站和相关平面媒体的基本报道,因为电视机能承载电视以后,也同样可以承载视频和图文,我绝对不会主张在电视机上浏览文字,但是大家关注到,当电视机屏幕能成为播放屏幕的小屏,旁边能够提供对此新闻相关互联网一个简要的文字信息报道的时候,新华网上简单的事件评论标题是什么,是不是觉得非常方便,是不是越来越多的把老百姓本来应该只有通过其它终端所能享受的信息服务拉回那么一点到我们电视机上,让人们越来越认为电视机也是一个信息终端,也越来越多的绑定用户,对我们广电网络和电视机终端的黏着力,否则不用看了,电视完蛋了,所以这个角度上来说,比如我举一个新闻的例子,精英层,因为黄金时间都在应酬,按照这个说法新闻时间改改时间,九十点钟,或者十点半,七点半在饭局上,还在汇报工作,从娱乐层角度上来说,大家不要小看,因为不管怎么样,你看到老人、孩子,我们要全心全意为他们做好服务,不要认为社会精英层抛弃我们就放弃了,你要知道中国广大人民,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妇女,我们的老人,举个例子说我们专门为孩子做了一个包装,也是以视频为主,互动电视上面用户消费习惯分析,五十岁孩子不一定教不会,五岁孩子根本不用教,老人可能搞不懂,他不用教,任何孩子拿上摇控器都会玩,他疯狂的做一件什么事情?喜洋洋和灰太郎,每天就点这一集电视,一天甚至看十遍二十遍,一点都不夸张,我们每天都有运营数据,这个角度来说这是用户很大的黏着力,为什么?孩子学习越来越紧张,电视台放儿童片子的时候,妈妈叫他做作业,没有办法,现在孩子看电视都是规定的,星期六、星期天允许看一天或者两天,你们相信吗?现在越来越多杭州的孩子已经越来越多的通过互动电视收看电视,我小外甥这么跟我说,阿姨,你以为啊,我也很忙的,没有时间等电视,他有很多作业,他也很忙的,我应该在前两年碰到一个中国一个老总,我跟他吃饭,我们家按了互动电视以后,现在他基本上顾不上我,原来一到八点就问好了吗,回来了吗,我的理解电视受众用户到底是谁,到底提供什么样的服务,我们在细化这些用户群过程当中,我们有可能有什么样的商业模式,举个例子,为什么我们要在同一个互动电视上做家庭版、休闲版、宾馆版、农村版,宾馆版提供给三星级以上用户的,家庭版提供给基本家庭使用的,休闲版提供给洗脚店服务的,这是新闻热点报道,视频图文杂志等等,因为时间关系就算了。

除了在电视机屏幕以外,跟大家共享的第三点,我也认为所谓叫敌不犯我、我不犯人,敌若犯我,我必犯人,即使到今天我鼓励广电网络,人家没有IPTV资质的地方照样做,你有资质的地方为什么不能做,你可以这么说,我不是做宽带,人家电信不做了,农村党员远程教育,我不是做IPTV,对不对,我在IPTV提供视频业务,人家用户把接头接到电视机上,你呢?即使今天不再是做宽带业务的春天,但是对通信业务的关注介入还是应该考虑的,我也鼓励各地,因为双向网已经赶了,你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机会做一些对你有利的业务捆绑,反被动为主动,否则你永远都是单一业务,为什么?通信自然形成了,通信、移动、数据业务的三大捆绑,他的综合实力比你强,再一个地方有线宽带是人家的,无线宽带也是人家的,更不要说通信业务,华数在内容输出上,我们不仅提供电视机终端,我们必须考虑互联网,人家要命的是把互联网插到电视机上,没错,怎么办呢?第一,我们利用一点我们的行业背景,我相信我们的党和政府吃不消电视机终端,成为一个任何内容都可以展示的终端,一定会管,但是管不是办法,一旦需求形成,技术推进,堵是堵不住的,但是要疏,为什么我们考虑所谓的互联网电视,原因是如何能够成为一个在电视机上展现互联网电视,这也许是广电考虑的问题。

手机电视更加不说了,在3G时代视频应用上,我们做了一个手机运营模糊,在这个角度可能不是跟我们广电网络很有关系,可能确实华数的一个目标就是希望能够让娱乐与信息无处不在,确实希望由广电网络主导的服务与信息能够服务于我们的终端。最后聊一点,我们要正视我们的缺点,广电网络格局分散,我们要如何做缺点的回避,我们要联合发展,NGB不是带宽,NGB不是40兆、100兆、1000兆,NGB的核心我个人理解,至少是我的理解或者我们公司的理解,NGB核心是在尊重广电网络现有的分区域经营的前提下或者说这样一种可能短期内无比改变的现实情况下,有没有可能将我们的行业,将我们的用户尽可能进行互联互通、资源共享,没有规模不成商业模式,确实这样,个性化服务、数字化服务,要做所谓的互动电视,都是个性化服务,个性化服务需要规模支撑,坦率说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为什么成功,除了原来所谓的语音业务,或者所谓的垄断业务之外,他的增值业务为什么能成功?他的用户是资源共享,他的用户是成规模的,当然互联网确实是一个很大冲击的新媒体,互联网不属于谁,从目前角度上来说,互联网的发展,宽带用户的普及带给互联网公司今天的春天,但是我刚才说能熬到今天的人,他已经有一些所谓的应用,比如说MSN、腾讯QQ,这些应用想当年的时候,能想到MSN发展成这样吗?想到互联网能有这样的应用,大家不就死不掉了吗,应用是在尝试中,用户开发实践当中形成的,我们做一百样,可能淘汰九十五样,剩下五样可能形成商业模式的,如果你不去做,不尝试需求怎么挖掘,今天的需求,你二十年以前能想到吗,你能想到今天离不开手机吗?谁都想不到。再次呼吁作为广电行业同仁以及我们产业链合作伙伴,应该看到在未来广电网络上希望能够给产业链的合作伙伴带来春天,前提是在于广电网络运营商希望能够有所作为,也希望能够确确实实能够负起自己的责任,让我们NGB有自己的未来,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电子信息产业网
相关链接

首届全球IC企业家大会

12月11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上海市人民政府指导,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主办,北京赛迪会展有限公司、中国电子报社、上海市集成电路行业协会承办的“首届全球IC企业家大会暨第十六届中国国际...

2018世界VR产业大会

10月19日,2018世界VR产业大会在南昌盛大开幕。开幕式上,全国政协副主席卢展工宣读国家主席习近平贺信,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江西省委书记刘奇,江西省委常委、南昌市委书记殷美根分别致辞。

第二届中国虚拟现实创新创业大赛启动...

8月20日,在中国创新创业大赛组委会办公室指导下,由虚拟现实产业联盟、国科创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共同举办的第二届中国虚拟现实创新创业大赛启动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举行。

2018年上半年家电网购分析报告发布会

8月2日,工业和信息化部赛迪研究院、中国电子报社在北京发布了《2018年上半年家电网购分析报告》(以下简称《家电网购报告》)。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我国B2C家电网购市场(含移动终端)规模达2641亿元...

2018制造业“双创”高峰论坛

6月22日,2018制造业“双创”高峰论坛在北京举办。本次论坛由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中国制造企业双创发展联盟和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工业互联网分会主办,中国电子报社、北京云道智造科技有限公司和中国船舶工...

2018世界VR产业大会新闻发布会

5月21日,记者从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的2018世界VR产业大会新闻发布会上获悉,由工业和信息化部、江西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江西省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南昌市人民政府、虚拟现实产业...

数字经济前沿论坛-CITE2018第六届中国电...

为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充分展示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最新发展成就,促进产业核心技术突破,加快形成数字经济新动能,引领信息技术产业供给侧改革,工业和信息化部、深圳市人民政府将于2018年4月9日-11日在深圳市共 ...

中国超高清视频(4K)产业发展大会

3月29日,中国超高清视频(4K)产业发展大会在广州市召开。大会由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广东省人民政府主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广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广东省通信管理局、广州市人民政府、中...

2019CES国际消费电子产品展报道

CES由美国电子消费品制造商协会(简称CEA)主办,CES每年一月在世界著名拉斯维加斯举办,CES是世界上最大、影响最为广泛的消费类电子技术年展,也是全球最大的消费技术产业盛会。...

2019年全国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

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认真总结了一年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成就和经验,深入分析了当前经济形势,全面部署了明年经济工作,提出要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坚定不移地建设制造强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推动制造业...

改革开放40年

40年的实践充分证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党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开辟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是完全正确的...

支持民营企业在行动

当前,国际经济复杂多变、新旧动能转换和政策措施落实差距等多种因素叠加,民营企业发展内外交困,“民营经济离场论”、“新公私合营论”等不当言论甚嚣尘上,导致部分民营企业发展缺乏定力和信心。习近平总书记“在...

中关村集成电路设计园开园暨第二届“芯动北京”中关村IC产业论坛

中关村集成电路设计园开园暨第二届“芯动北京”中关村IC产业论坛...

星河亮点副总裁王奥博:5G应用为测试厂商带来新机遇

今年可以认为是5G移动通信的元年、真正商用的元年,因为随着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扩大5G网络在更多城市的试用,5G各方面的产业成熟度也已经达到了可以...

普天技术副总裁杜涛:开拓物联网市场须在垂直行业二次学习

普天作为通信行业的一个老兵,为2018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带来了信息通信与网络安全、物联网、智慧社会等领域的众多自主创新成果。9月26日,在2018中国国际信息通...

第六届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开幕式暨数字经济前沿论坛

本次论坛主题是“智领新时代 慧享新生活”,将邀请政府行业主管部门、国内外著名专家学者、企业家发表主题演讲、对话或专题交流,深入探讨深化创新驱动战略、实施“中国制...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电子信息产业网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