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和信息化部主管 中国电子报社主办
收藏本站投稿

信息通信

通信业专利战真假相

就像是要去完成一个游戏的规定程序,4月8日,有中兴通讯人士透露,公司近日极有可能针对爱立信的知识产权诉讼实施反诉,“先从中国开始起诉,其它国家也不排除可能”。


这一天,距离4月1日爱立信宣布在英、意、德三国对中兴通讯提起知识产权诉讼仅仅过去了6天。其间,中兴虽然明确表示就此前双方还未达成的专利许可谈判仍然“持欢迎态度”,但同时亦表露了“迎战”的姿态。“如果能在诉讼中胜诉,我认为更有建设性意义。”中兴通讯IPR(知识产权)总监王海波对本报记者说,他没有刻意掩盖公司的锋芒。


起诉-应诉-反诉,电信设备业近期掀起了热闹的“专利战”。


这个游戏的上一轮玩家,是刚刚向诺基亚-西门子公司(以下简称诺西)整体出售自己无线设备产品部门的摩托罗拉与中国公司华为。去年7月至今年3月,双方在起诉、应诉、反诉等专利诉讼大战中,已经有过激烈的交火。从初步结果看,华为略胜一筹,今年2月获得美国法院颁布的初步禁止令,3月获得中国商务部对诺西-摩托交易申请的“延期审批”。


有华为内部消息称,就华为起诉摩托一案的一审判决也或将于近日公布,摩托罗拉极有可能败诉并将做出相应赔偿。


在这场首度有中国公司参与的喧闹异常的国际专利大战中,急需还原的不仅是专利较量背后商业竞争的本质,还有更多的真相等待拨云见日——比如中国公司在全球电信业中的真实专利处境?在高技术领域中国公司应该秉承何种专利战略和战术?专利作为一种竞争策略如何在全球竞争平衡攻防术?开放竞争作为世界的主流将如何影响了企业、乃至国家之间的专利格局?


真实的知识产权处境


拥有某项专利与否,还要取决于你是否付出巨大的时间和资金成本在当地市场国家获得了专利授权


你告我,我告你——站在法律与道德帷幔背后的真相是什么?


4月6日,中兴通讯IPR(知识产权)总监王海波向记者还原了被诉的细节:3月28日,中兴通讯与爱立信高管就双方历经4年仍未达成的知识产权协议进行会晤,会晤期间双方气氛融洽,爱立信方面针对中兴就分歧部分提出的建议表示“回去后再沟通确认”;3月30日,满怀希望正在积极准备最终协议文本的中兴公司收到爱立信回函,对中兴给出的解决分歧的建议“表示不同意”,中兴就此迅速作出反应,向对方表明进一步商榷的意愿;4月1日,中兴在错愕之间收到了被爱立信起诉的消息。


针对爱立信在诉状中提到“中兴公司拒绝专利许可协议”,王海波反驳说:“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我们从来没有拒绝签署协议,整个过程我都在深度参与。”他进而指称“爱立信是一方面作出和谈的姿态,一方面在磨刀霍霍”,因为以爱立信数十页的诉状来判断,“至少需要3个月的准备时间”。


那么,爱立信的用意何在?为什么最终放弃了专利协商?中国公司中兴通讯在专利谈判中的筹码如何?


关于中兴所述诉讼前发生的细节,目前尚未获爱立信公司的官方证实和回应。但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促使爱立信终结了4年马拉松和谈,把中兴通讯从谈判桌推上了被告席的真实动因,除了中兴近年在爱立信老巢——欧洲市场上的蚕食外,其直接诱因还来自于爱立信昂贵的专利费要价没有让中兴通讯就范。


业内人士认为,中兴以为,虽然爱立信在2G时代有着绝对的专利优势,但是随着中国公司近年在3G到4G领域的快速追赶,双方在专利交叉许可谈判上各自的权重已经发生实质的改变。但爱立信不这么认为,与这位电信业老大进行专利许可谈判,中兴通讯几乎已经是最后一家,在此之前,包括中国公司华为在内的企业都已经陆续签署了许可协议,并掏了大笔真金白银。


中兴的坚持来自于,此时此刻,与彼时爱立信与众厂家签署协议之日,中国公司在产业格局中的进步已经一日千里。“在基础专利上的差距,西方公司在2G时代占了80-90%%,3G减少为60-70%%,4G大家已经开始平分秋色。”王海波认为,时至今日,电信行业的专利格局已经达到了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彼此专利的交叉许可将会越来越普遍。


根据中兴和华为两家公司披露的数据:截至2010年中兴通讯的累计专利申请量分别达到了3万多件和4万多件,仅以2010年来看,中兴华为的专利申请世界排名分别为第二和第四,已经远在同行爱立信、诺西、阿朗之上。与此同时,中兴、华为亦在4G标准LTE等专利积累上取得了长足进展。以中兴为例,其在LTE核心专利上的占比已经达到行业7%%。


但是,统计专利竞赛中掌握在各厂商间的筹码,并不是一道简单的加减数学题。


“PCT(国际知识产权组织)只是一个方便各企业在世界各国进行专利申请的公共平台。”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告诉记者,专利申请总量,只是一个参考数据,而影响各厂商间专利竞赛具有实际意义的内容则是,具体在哪些国家获得多少专利权,以及专利的分量。也就是说,拥有某项专利与否,还要取决于你是否付出巨大的时间和资金成本在当地市场国家获得了专利授权。


以华为公司公开数据为例,全球累计已经提交了4万多件专利申请,但目前累计在全球获得的专利授权只是1万8千件,这其中,还有相当高的比例是在中国获得的授权,海外的专利授权是一个逐步累积和建设的过程。


“就像爱立信、诺西、阿朗在中国获得的授权肯定弱于其所在国家和优势市场一样,中国公司在欧洲市场的专利授权局面肯定也要逊于欧洲公司。”


业内人士认为,这才是爱立信在欧洲状告中兴的算盘。


商战实质与诉讼常态


知识产权诉讼只是背后商业利益争夺的一块遮羞布


大多数时候,知识产权诉讼只是背后商业利益争夺的一块遮羞布,摩托罗拉之于华为如此,爱立信之于中兴通讯亦然。


可以从2010年电信设备前五强的座次排位中,感觉到爱立信、诺西的危机感:老大爱立信营收308亿美元,净利17.3亿美元;华为280亿美元(净利尚未公布,2009年净利为27亿美元);阿朗217亿美元,经营利润2.88亿欧元;诺西172亿美元,经营利润为9500万美元;中兴通讯营收为107亿美元,净利6.65美元。中国两家公司无论是销售规模还是利润情况,都已经超越和直逼欧美厂商。


而更为重要的是,随着前几年以中国、印度为代表的亚太市场销售增长的减速,加之北美出于政治原因的封闭和坚不可摧,欧洲,事实上成为了中国两家公司争夺最为激烈的战场,这将直接威胁到爱立信和诺西的利益。


以中兴通讯的年报为例:去年中兴在中国市场的销售增长仅为5.9%%,中国以外的亚洲市场仅增长3.87%%,而欧洲市场则大刀阔斧地增长了50.26%%,与此同时,中兴在过去欧洲厂商拥有优势的非洲市场也增长了55.07%%。


在短兵相接之下,利用自身专利的区域优势,狙击竞争对手的进入速度,不失为有效手段。


不独华为、中兴深陷专利门,实际上专利战是作为技术密集型产业的通信业的常态。据不完全统计,仅2010年发生在通信的诉讼就多达数百起,其中苹果公司相关诉讼46起,摩托罗拉44起,三星32起,诺基亚27起。


为什么专利战会愈演愈烈?


“经历了前几年的淘汰赛之后,电信设备厂商之间的同质化竞争越来越明显。”中兴市场人士分析说,无论是产品质量、服务、还是技术更新,各公司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小,行业的竞争手段越来越少,加之中国企业在人力和资金成本(融资成本)上的比较优势,客观上加剧了西方企业的竞争压力。


于是,专利壁垒几乎是余下为数不多的竞争手段之一。


因为,对于各厂商而言,在本土市场上都拥有天然的专利授权优势,外来者、或者后来者在进入市场时,要么要耗时耗力耗资金在该国进行专利申请,要么付出高昂的专利许可费,买得一张市场准入的门票。


很多时候,为了争取到有效的进入市场的时机、不至于错过时间窗,付费不失为一条捷径,哪怕是付出巨大的资金成本。


“我们去年付出的专利许可费成本是2.2亿美元,换来了280亿美元的销售额。”华为宋柳平对记者说,“用了别人的专利就是要给钱的。”


也有行业人士分析认为,如此多的专利诉讼产生,与目前通信行业越来越惨烈的竞争形势下对企业利润压榨加剧有关。全球通信行业的投资规模已经触到了天花板,各厂商对效益的诉求开始从规模要利润,转向了成本的压缩,而每付出一笔专利费,就意味着又增加了一笔费用,因而尽可能扩张自身的知识产权积累,并据此在专利交叉谈判中获得更高的筹码,是为务实之举。


专利“盈亏”平衡术


通信设备厂商之间,时常不得不互相玩这种专利竞争游戏,牺牲部分的效率来获得更多的谈判筹码


“你的专利优势减去我的专利优势,就是你应该得到的专利许可收入。”王海波说。


但是,这是一道极为艰难的数学题。


首先,不同于以数码相机为代表的影像行业、LED等家电行业,通信产业在技术的开放性、密集性上远胜于其它行业,因为开放是互联互通的基础,而互联互通是通讯业的本源诉求。在经历了最近5年的淘汰赛后,已经形成了思科、爱立信、华为、阿朗、诺西、中兴此六家企业垄断型竞争的局面,虽然各家的专利布局各有所长,在2G-4G的基础专利上优劣各异,但是由于开放性和互联互通的特点,厂商间的专利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极为复杂,相互的制衡也越来越明显。因而,在谈判桌上计算专利的多与寡,时常难分仲伯。


“一家垄断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一个标准可能几十个国家都有基本专利,而不是此前的一家占了90%%。”宋柳平说,交叉许可将成为专利竞争与合作的主流,另外,从产业链的价值而言,专利开放有利于产业链的总体成本下降,对运营商,以及对最终用户都有利——这也将是终结专利垄断的原动力。


但是,在世界通信行业专利大局的理想状态——“专利共享、开放与合作”到来之前,厂商间的专利博弈仍是不可回避的,并且充满了挑战。


“对于在专利上后发者,有时不得不投入成本申请大量的‘垃圾专利’,作为与对方谈判所使用的筹码,但是,为了维护这些专利又同时要付出相当大的一笔费用。”行业人士举例说,“比如一项在全球多国申请的专利,在其生命周期内,总花费甚至要高达300万-500万美元,但是这其中,只有核心专利才能产生收益,大量普通专利则成为企业的‘净成本’。”


该行业人士说,通信设备厂商之间,时常不得不互相玩这种专利竞争游戏,牺牲部分的效率来获得更多的谈判筹码。“唯有高通这样的企业,不生产设备,只贩卖芯片和专利盈利,处于食物链的上游。”


然而,大部分企业都不是高通。



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4、如本站的文章或图片存在版权,请拨打电话010-88558835进行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链接

视频

专题

聚焦2021年全国两会

3月5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王岐山等出席,栗战书主持大会。初春的北京,处处生机盎然。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5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开幕。近3000名全国人大代表肩负人民重托出席大会,认真履行宪法和法律赋予的神圣职责。

2021年全国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

12月28-29日,全国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在京召开。会议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二中、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认真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总结2020年工业和信息化工作,分析形势,部署2021年重点工作。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书记、部长肖亚庆作工作报告。

2020年中国家电市场报告

3月22日,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了《2020年中国家电市场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家电市场零售额规模达到8333亿元,在疫情冲击之下显示出较强的韧性;电商渠道对家电零售的贡献率首次超过50%,网络零售对家电消费的促进作用进一步提升;高端产品、生活家电大幅增长,有效促进了消费升级和产业转型。

世界超高清视频(4K/8K)产业发展大会

会议

2020世界显示产业大会

11月20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安徽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2020世界显示产业大会在合肥市举行。在开幕式上,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肖亚庆、韩国驻华大使张夏成发表视频致辞。安徽省委副书记、省长李国英,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王志军出席开幕式并致辞。

2020世界超高清视频(4K/8K)产业发展大会

11月2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广东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2020世界超高清视频(4K/8K)产业发展大会在广州市召开。广东省委书记李希出席开幕式,省长马兴瑞出席并致辞。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局长聂辰席、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王志军、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副台长蒋希伟出席开幕式并致辞。

2020世界VR产业大会云峰会

10月19日—20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江西省人民政府主办的2020世界VR产业大会云峰会在南昌举行。在10月19日的开幕式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发来书面致辞。江西省委常委、南昌市委书记吴晓军,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王志军,江西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刘奇先后致辞。开幕式由江西省委副书记、省长易炼红主持。

世界显示产业大会

本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