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和信息化部主管 中国电子报社主办
收藏本站投稿

手机数码

马云的手机端野心:不屌小米 欲比肩苹果安卓

时至今日,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阿里巴巴在手机端的布局已经泯然众人矣——无甚创新,甚至在小米、360、盛大、百度、网易等的包抄下,显得略微的沉闷和保守。但是马云和阿里手机计划掌舵者的野心是不是就仅仅止步于与小米、奇虎之流抗衡呢?当然不是,这家最喜欢在新闻稿中提及“生态系统”的公司,依然没有泯灭其重构手机生态系统的野心,期望成为可以比肩苹果、安卓平台外的第三种力量。


当然,这一切很难。在过去两年中,阿里云的领导者王坚不仅背负了来自市场的“骂名”,甚而面临了来自内部员工的强烈质疑。他也经历从独立操作系统到兼容安卓应用的苦逼血泪过程。而现在,阿里云能否成为第三大手机平台,似乎仍然还是一件希望渺茫的事情。


被逼出来的野心


2009年,在意识到移动互联网的颠覆性力量后,阿里巴巴开始筹划进入手机领域,并成立了专门负责手机业务的阿里云公司。在立案确定做OS之前,阿里云亦曾考虑过做手机硬件以及中间件,但最终都被否决了。


“我们最早也考虑到要做一个中间件,能够跑在所有的操作系统中,但后来发现行不通,因为世界上没有跨平台的平台。”王坚颇有深意地表示。


从跨平台和省时省力角度而言,“中间件”无疑是阿里云最好的选择,不过,已成巨头的阿里巴巴更倾向于运作的是一个平台,而不仅仅是依附于其他操作系统平台的存在。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用户不多的中间件,操作系统运营商可能不会介意,但如果做得足够深入了,苹果或者其他操作系统进行制约我们就会很难,它随便找一个方式就会把我刨掉了。比如,windows8出来的时候有很多软件装不上去,这个道理是一样的。当你对一个平台有很强依赖性的时候,你就会碰到困难。”王坚表示。


而阿里云也曾经酝酿过涉足手机硬件,而最终又决定放弃。根据王坚的披露,阿里云曾经想自己做手机硬件,跟富士康和电信都进行过谈判,甚至连话费分成都谈完了,但在最后一刻,阿里云放弃了。


“生产之前就要想清楚的,因为没有手机制造的经验,我们都是一边跟人家谈一边来认知的,这个模式不是成熟的,当你把所有因素放在一起的时候你才发现这个东西是不能做的!包括售后问题,库存问题,都会出来的。可是互联网公司就没有这个问题,阿里巴巴以前是没有库存的,一分钱库存都没有,这不是我们的竞争力所在。”王坚称。


与雷军的选择不同,马云和王坚最终选择了做操作系统,这更加符合阿里巴巴的竞争优势,也更符合其对生态系统和市场格局的判断。


“我们注意到,目前手机操作系统的两大平台都有缺点——苹果只将APP开放出来,而将其他手机厂商排除在外;谷歌安卓平台是开放的,但提供给大家的都是半成品,这让做手机的门槛降低了,却将做好手机的门槛抬高了。”王坚称。


在阿里巴巴管理者看来,在苹果和安卓系统之外,是有空间产生一个新的系统和生态的,即既不像苹果那样与手机厂商互斥,又不像安卓那样需要二次开发、用户体验不一致。


“这是一个机会,一个方向。我们看准了这个方向,就会不断走下去。”王坚表示。


另外,在王坚看来,阿里云做的是操作系统,而市面几乎所有的公司都是在进行安卓的深度定制,都只是ROM,因此,阿里云与同时做硬件、MIUI的小米、奇虎360等有极大区别。


“做ROM将硬件厂商和软件拆开了,而我们则希望硬件厂商给予我们更好的配合,有更好的体验。同时,只有从系统的最底层做起,才能彻底保证手机的安全性。另外,谷歌的安卓系统的GMS(GoogleMobile
Service,即谷歌移动服务)是不开源的,而这恰恰是最重要的部分。”王坚再度强调,阿里云OS不是ROM,而是一个操作系统。


内外交困的血泪史


“如果你有机会到杭州去,我可以一把鼻涕一把泪讲讲我们当中碰到的问题。”在王坚看来,阿里云的发展史就是一部血泪史,而其中最为苦逼的还是兼容安卓系统的那段经历。


事实上,因为受手机操作系统平台宏大梦想的驱动,阿里云一开始开发的操作系统是完全独立的,不与安卓系统兼容。但是后来,受到市场教育的研发者们最终还是选择了与安卓平台的兼容,而天宇朗通的CEO荣秀丽也在这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荣总(荣秀丽)跟我们讲了很多,她认为我们的系统需要与市场兼容,与安卓兼容。之后,我们才开始把操作系统与安卓进行兼容。但就是这件事情把我们就搞死了,太困难了!。”在回忆当初的经历时,王坚依旧唏嘘不断。


除了在梦想中向市场妥协外,马云和王坚也遭遇到了来自外界和内部的不理解和质疑。


向各个手机硬件厂商解释阿里巴巴的手机生态系统就是一件艰难的事情,而马云也成为了宣讲阿里云概念的布道师。


据了解,阿里云初期曾与国内所有知名的手机厂商进行过接触,而最终,只有天语接受阿里生态系统的理念,并与阿里进行了合作。而马云亦曾经去到天宇朗通的办公室,亲自向高管们解释阿里巴巴做手机生态系统的理念。


“因为这个问题真是挺难解释清楚的。”王坚称。


所有的厂商都在怀疑在苹果安卓崛起、甚至诺基亚塞班都没落的现实中,阿里巴巴想做一个新的手机OS生态系统的可能性有多大。这种悲观质疑的情绪亦蔓延到了阿里云内部。


王坚坦言,阿里云确实曾经面临了内部信心缺失的困境。“当初在做手机OS平台时,对我们员工的挑战是很大的,只有大约20%%的员工相信我们能够做成功,但现在,这个数字倒过来了,有80%%的员工相信我们能做成。从今年1月份到现在,我们做了七八款手机,未来我们每个月可以推出一两款手机,同时,当员工们看到我们云OS的装机量时,也会有所改变,变得更有信心。”王坚称。


另外,从第一部与天语合作的阿里云手机面世以来,王坚和阿里云团队就开始受到了来自市场的巨大质疑。“过去一年,我被骂的次数超过了过去一辈子被骂的次数。”王坚笑言。


比如,在第一款手机上市后,曾有大量质疑的声音指向阿里云,认为天语W700预装了太多APP特别是阿里系的APP,甚至有些APP是不能卸载的。


不过,在现在的王坚看来,这已经成了可以值得反思和改进的教训。“我们意识到,不能给用户预装那么多APP,预装的东西越少越好,而且不是系统部分的APP都要允许用户删除。”王坚称。


马云的“养孩子”理论


从历史上看,阿里巴巴是一个永远都在调整的庞然大物,在过去数年中,阿里巴巴不断试错,关闭、退出或者削弱了许多业务领域,这其中包括关闭阿里软件,打散口碑网,削弱中国雅虎等等等等。从阿里云成立的第一日,特别是其陷于质疑漩涡中时,无数的猜测开始指向这家新的业务公司,谁也不知道,这是马云的一次心血来潮的的试错,还是一次淘宝长期投入并成功的复制。


王坚则例举了马云的话作为侧面的回答,似乎用以印证马云对于阿里云业务的重视和鼓励,“马总曾经说过两句话,第一,是个孩子就一定要生下来的,第二,孩子生下来一定是很难看的,孩子是靠养才漂亮起来的!”


而在王坚个人看来,虽然阿里巴巴作为一个商业公司,任何时候改变一个决定都是可能的,但是阿里巴巴做事情,只要方向对了,就不会怕路远,同时,阿里巴巴不会根据这个业务赚不赚钱来决定是否做这个业务,另外,移动互联网是最为重要的方向,除非阿里觉得移动互联网不重要了,才会砍掉阿里云的业务。


在经历了两年的血泪经历后,阿里云的管理团队似乎也开始变得乐观了起来。王坚毫不掩饰自己的骄傲,“大黄蜂、小黄蜂的销售已经超过100万台,目前联通已经采购100万台,电信也采购了100万台,云OS的用户也已经达到几百万了,不要小看这几百万,这是我们无中生有坐骑来的,已经比我预想的好太多了。”


不过,阿里云的一些反市场化举动也令人感到不解,比如,当所有硬件厂商都看重阿里云手中掌握的淘宝用户资源时,阿里云却并不把用户资源作为最大的亮点向合作者推介,再比如,作为一个号称构建生态系统的手机OS,阿里云却并不致力于适配所有机型以及鼓励用户下载安装到其他安卓手机上。


“我们并不致力于让淘宝所有的用户都用我们的手机,我们的手机不是为哪个人群做的,就是手机操作系统,做一个体验好的操作系统就是我们的核心价值所在。”王坚称。


而阿里云也并没有花精力去拓展用户自主下载安装的市场空间,在王坚看来,针对所有机型开发系统并推广是非常复杂的过程,需要阿里云做非常多测试,他更加重视与手机硬件商深入合作、测试,以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


前有小米铺天盖地的营销,后有奇虎360赚人眼球的口水战,一贯擅长市场营销的阿里巴巴在云手机推广中却似乎显得沉闷与低调,甚至连面对消费市场时最简单的手机定位都是模糊的。


王坚则似乎并不关心这种市场营销手段。“我们跟(小米、360)最大的差别就是不跟人家打,就是好好跟手机厂商合作。我甚至对大家知不知道阿里云系统都是无所谓的。”


与消费市场相比,王坚更重视硬件厂商,他认为,厂商需要在操作系统之间做选择,就像厂家为什么会选windows的原因是因为其确实能给厂家带来好处,而阿里云也希望扮演windows的角色。


也许,在这个巨头攒动的时代,阿里云只是一个满怀野心的参与者,至于未来或者比肩苹果意愿,只是一个梦想,仅此而已。但,这也是个纷乱的时代,最终谁会活下来、成大器难以预计,恰好阿里有野心,重要的是有钱,你懂的。只要能熬到最后,who
care!?



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4、如本站的文章或图片存在版权,请拨打电话010-88558835进行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链接

视频

专题

聚焦2021年全国两会

3月5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王岐山等出席,栗战书主持大会。初春的北京,处处生机盎然。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5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开幕。近3000名全国人大代表肩负人民重托出席大会,认真履行宪法和法律赋予的神圣职责。

2021年全国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

12月28-29日,全国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在京召开。会议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二中、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认真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总结2020年工业和信息化工作,分析形势,部署2021年重点工作。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书记、部长肖亚庆作工作报告。

2020年中国家电市场报告

3月22日,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了《2020年中国家电市场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家电市场零售额规模达到8333亿元,在疫情冲击之下显示出较强的韧性;电商渠道对家电零售的贡献率首次超过50%,网络零售对家电消费的促进作用进一步提升;高端产品、生活家电大幅增长,有效促进了消费升级和产业转型。

世界超高清视频(4K/8K)产业发展大会

会议

2020世界显示产业大会

11月20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安徽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2020世界显示产业大会在合肥市举行。在开幕式上,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肖亚庆、韩国驻华大使张夏成发表视频致辞。安徽省委副书记、省长李国英,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王志军出席开幕式并致辞。

2020世界超高清视频(4K/8K)产业发展大会

11月2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广东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2020世界超高清视频(4K/8K)产业发展大会在广州市召开。广东省委书记李希出席开幕式,省长马兴瑞出席并致辞。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局长聂辰席、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王志军、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副台长蒋希伟出席开幕式并致辞。

2020世界VR产业大会云峰会

10月19日—20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江西省人民政府主办的2020世界VR产业大会云峰会在南昌举行。在10月19日的开幕式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发来书面致辞。江西省委常委、南昌市委书记吴晓军,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王志军,江西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刘奇先后致辞。开幕式由江西省委副书记、省长易炼红主持。

世界显示产业大会

本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