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和信息化部主管 中国电子报社主办
收藏本站投稿

软件服务

甲骨文:绿色制造业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2009年11月的哥本哈根环境与气候峰会,在全球变暖和各国、各企业甚至每个人承担减排责任问题上,为地球带来了一丝曙光。但这仅仅是迈出的一小步,作为共同拥有地球有限资源的主人,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将可持续发展视为生存的命脉。


在过去的十年间,为应对碳排放对我们环境污染的挑战,联合国和许多发达国家承诺了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来开展减排。在这个挑战日益上升为全球问题而备受关注的同时,绿色和可持续理念也开始不断渗透到制造业、消费者消费行为以及新产品研制的各个方面。


美国环境、食品和农业事务部长Hilary Benn曾说过:“为什么我们不能将废铝料和食品垃圾做成新的罐头盒及再生能源,而却白白浪费扔到垃圾堆里?为什么我们要在制造中使用超过必需的更多原料?现在,我们要携起手来共同建立一个零浪费国家,在这里我们尽量减少资源的使用,再利用和重复使用一切我们能利用的或已经作为垃圾完全不能使用的东西”。(2009年10月)


在制造业领域,评论家似乎对绿色和可持续发展最兴奋不已,其次是软件厂商和制造商。但这看似有些不妥当,因为制造商总是要追逐最大利润,但作为一个好的企业公民,制造商应当担负起绿色发展的责任,而不是由评论家和软件厂商来引导。当然,这样做也并不意味着制造商不要关注利润或完全奉献不考虑自身了。


事实上,近几个月以来,制造商们寻求与绿色和可持续发展相关软件解决方案的数量已经在显著增加。但不好的一面是,这些需求大多数还停留在外部压力驱动,多屈从于预期的强制报告要求而非真正减排。在当今价值链已被设计和管理的环境下,这些初步显现的绿色可持续趋势要发挥根本性的转变作用,目前还为时尚早。


所有的数据表明,能源利用率应当被列为多数制造企业案头最显眼和“必要”的解决方案。美国能源部指出,制造业减少20%%的能源实际消耗量,就能节约价值约190亿美元。[1]同时事实也表明,制造业和运输业消耗的能源几乎相当,因此在实施新节能法规时,其可能会受到的打击最大,奇怪的是没有一家制造企业正在积极的为能源高效化和可持续发展提前做准备。


为了进一步论证以上观点,以下列出一些关于成本节约有说服力的事实(仅列当前经济环境下相关公司的部分观点):


在20世纪80年代的自动化热潮中,企业关注的是直接人工成本,通过实现运作自动化,直至到在制造和物流流动过程中榨取最后一点的人工利润。


在20世纪90年底的ERP和供应链规划热潮中,企业关注点转移到了物料成本问题。制造商意识到在大多数的行业中,人工成本仅占到了总成本的5-15%%左右,因此有必要把关注点转移到原材料成本上,因为原材料成本在最终产品成本中占的比重最大。


延伸这种逻辑,“能源成本”应当成为下一个成本控制的环节,因为企业在向可持续方向发展,产品的碳含量将日益受到关注。


所以,下一步将会发生什么?这样推理的分界线在哪呢?


有几个原因:首先,基于目前会计规则,能耗成本大多数仅列入了产品成本的5%%;其次,不像航空和交通运输业,我们还没有听说由于能源价格上升而导致的制造商破产;甚至据全国制造业协会(NAM)报告,在1999年至2003年间,制造商使用的天然气价格上升了119%%,而在这5年间,制造业产品价格仅增长了14%%,整体的通货膨胀率仅有11%%[2]。


涉及一个产品中的全能耗成本还包含了大量第二层次的成本因素,如为最后组装成品而进行的原料、中间料的运送、燃料成本以及分包供应商的运输成本,这些都是直接与外包及有关低财务运输成本相联系,同时还要考虑工人上班的燃气消耗以及废料、废物、水等工厂设备大宗物资的消耗。结果是所有能源消耗超过了10%%都与管理费用有关,并且藏在第二层成本范围中没有考虑。


自从1930年经济大萧条的低谷中恢复以来,成本和利润压力就一直盘旋在制造业经济的各个方面。有关绿色节能的一个真正事实是,大多数的制造商并不知道现有能耗使用的详细情况,也不知道这些能耗成本的上升会对他们的经营带来怎样的影响。这是因为能耗成本被分类并列支为管理费用,产品价值链没有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