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整改延期 难改中小平台退出命运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刘 琪
发布时间:2017-07-09
放大缩小

  原标题:互金整改延期难改中小平台退出命运 或导致生存竞争更加激烈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等十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正式明确了整改期限延长至2018年6月底,对个别从业机构情况特别复杂的,整改期最长可延至2年。

  不少业内人士对此政策表示赞同,认为这无疑给予了互联网金融平台更多的时间去完成资金存管、获取牌照等整改,推进平台合规发展。实际上,从整改开始,网贷行业的马太效应进一步加剧,不断有平台退出行业,其中多为中小平台。如今,整改延期对目前正在努力完成合规的中小平台是否是一次机会呢?

  对此,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对一些中小平台而言,想要顺利完成整改需要的不是时间而是合规所需的资金支持。在合规成本高企的情况下,无论延不延期,没有资金实力的中小平台都难以越过如银行存管等合规门槛。

  “对于正在进行合规整改的平台来说,整改延期可能是缓冲的机会,但监管最终的目的就是优胜劣汰”,一位平台负责人说道,因此对于一些实力不强或无法负担整改成本的小、弱平台,甚至是抱有侥幸心理只想挨过监管期的平台来说,恐怕延期再久最终也难逃出局的命运。

  整改延期有多重原因 业内认为整改力度加码

  互联网金融行业的专项整治启动于2016年4月份,由国务院组织14个部委召开电视会议,在全国范围内启动有关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专项整治,为期一年。2016年10月份,国务院正式印发《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17部委首次联手公布“1+N”整治方案。

  严格来说,专项整治应该于今年3月底完成,但是从各地完成进度来看都晚于原定计划。而整改将要延期的消息一直流传于业内,随着《通知》的出台这一消息也正式“落听”。对于专项整治延期的原因,91金融CEO许泽玮认为有五方面:一是,互联网金融平台数量多,此前一直无监管导致合规工作量巨大;二是,互联网金融属于新兴业态,专项整治小组在开展工作时对互联网金融的许多模式需要认知和沟通的过程;三是,互联网金融依然处于快速发展阶段,不断有新的事物、新的情况发生,需要监管层统筹全局,各地统一协调和重新定性;四是,专项整治工作导致很多“在途单”变得不合规,以及互联网金融平台的一些历史遗留问题,缺乏有效保护;五是,从具体的整改内容来看,如资金存管就需花费大量时间,整改工作留给网贷平台的时间并不宽裕,若按原期限执行容易“错杀”一大批良好的互联网金融平台。

  开鑫金服总经理周治翰则认为,从《通知》内容看,给了平台更多的自主权,体现了监管部门充分考虑到平台之间发展状态、业务特点、整改进程等各不相同,赋予各平台自行制定整改计划的权利,避免“一刀切”导致平台急于整改而忽视发展质量。整改期最长可延至2年也体现了监管的耐心以及促进互联网金融长远健康发展的用意,给了平台更充裕的整改时间。

  延期给小平台喘息机会 没有资金支持难逃退出命运

  此前,由于时间紧、任务重,不少不堪重压的中小平台选择主动退出网贷行业。如今整改延期一年,对中小平台来说是否是完成合规的缓冲良机?

  “就整改内容来说,横亘在中小平台面的难题主要就是没有资本实力支撑去完成各项合规工作。银行存管、业务发展、实现盈利这三项,都需要一定的资本实力去支撑”,前述平台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记者指出,因此没有背景、资金实力的中小型平台,退出行业是早晚的事情。

  广州e贷总裁方颂则认为,整改延期对中小平台来说影响不大,对正经做业务且有发展潜力的中小网贷平台来说,延期甚至是一个不好的消息。他们更希望行业早日实现备案登记,行业早日正名,赢得社会大众更多的认可。

  “网贷延期整改对中小平台来说其实是一个喘息的良机,眼看决定平台生死的大门就要关上,许多正争分夺秒跟时间赛跑的平台离大门却还有一段距离,哪怕使出浑身解数也未必能够在大门关上前顺利通关,这时监管层却突然给予更多时间宽限,无疑让许多离生死大门很近的平台获得喘息的机会”,钱牛牛高级副总裁、联合创始人陈松对本报记者表示,但整改期延长,并不意味着监管的松懈,相关政策反而可能会更加清晰和细化,喘息也只是一时的,平台需要更加积极规范寻求合规。对于一些已经合规的中小平台来说,延期整改则显得有些不利,这意味着时间宽限后将有更多平台挤进合规队伍,将加剧其竞争压力和生存压力。

  前述业内人士进一步表示,对平台来说,目前已知的监管内容如存量大额项目的清理兑付工作、业务转型走向小额分散、积极进行信息披露等平台可以掌握主动权的合规举措,只要平台愿意拥抱监管,是可以通过时间解决的。而监管要求的网贷备案、银行存管及必须取得相关牌照等内容,受平台资金实力、技术实力影响较大,面临的困难往往是先天因素导致,很大程度上通过时间也难以解决。

 


来源:证券日报            责任编辑:李佳师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