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信通院副院长王志勤:中国是5G标准主导者之一 更多从产业整体成功考虑技术方向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钟慧
发布时间:2017-06-15
放大缩小

在6月12日召开的2017 IMT-2020(5G)峰会期间,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长王志勤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是5G引领和主导者之一,从国内实力看,在技术、标准、系统、产业层面都在第一梯队,处于产业前列。与3G突破、4G同步时期不同,5G的引领和主导地位,使中国更多看5G的风险,考虑应用之后能不能真的成功。

5G处于研发初期 中国是主导力量

王志勤说,因为中国启动5G研究早,外界认为5G已经临近了,其实现在还是标准制定阶段。从全球实际进展看,还处于研发初期,大部分是设备的实验样机。

王志勤告诉记者,5G标准制定在今年2017年3月份正式启动,2018年的第一版标准会确定关键技术和功能,在标准第二版中完成功能的划分。“目前美国和韩国则是要商用固定无线接入,美国VERIZON计划2017年采用高频段商用固定无线接入,从标准来看,这个网络是非标准化的。英特尔称今年年底能够提供5G芯片,这个芯片也是非标准化的。”王志勤说,真正标准化的芯片、系统设备和产品到2018年下半年才会有,而这和外界想像的5G进展并不太一样。

中国在5G技术研究上起步比较早,2013年建立了IMT-2020(5G)推进组,2016年启动5G技术试验,这都是全球最早的,与标准基本同步在做的。“与4G相比,中国做5G经历了从最初的需求开始,到技术概念、产品应用的全过程,而4G是标准化之后开始参与。”王志勤说,5G标准制定的节奏非常快,一些基础技术,包括无线和新型网络架构技术在5G标准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中国是5G标准的主导力量之一,这与中国企业比较早地启动了前期研究有关,也与中国比较早地启动了5G技术试验有关,这些关键技术在外场做了很多验证测试,起到了很强的优化作用。而且技术试验是全球化参与,包括运营企业、产业、芯片仪表,运营商的参与有助于将来认可这些技术,这与以往中国做3G、4G是在标准出来之后进行产品研发的性质和目的都不一样。

5G三个应用场景和高低频将分阶段实现

面向万物互联需求,5G确定了三个应用场景。而5G的空口和网络需要同时支持这三个应用场景,这也有利于融合应用。王志勤说,5G标准第一版主要完成了两个场景,即移动互联网场景和低时延高可靠的场景,总体看不一定能够全部完成;而大连接和V2X车联网技术会在5G标准第二版完成,而第二版计划在2019年9月份确定。目前5G和一些物联网技术的关系还在不断磨合和探讨中,他们在5G的新接口中如何实现也会在二版中完成。

“目前一方面NB-IOT发展得比较好,技术也是独立的,如果跳过NB-IOT直接上5G,5G第一阶段标准制定的时间压力就太多,因为涉及很多物联网的场景。”王志勤说,“因此,2020年商用的5G应该是面向移动互联网场景的,同时4GF增强型技术也会做一些尝试。而物联网应用要获得成功,技术不是唯一要素,法律法规、业务生态等各多方面需要支持和成熟,这也需要时间。”

王志勤说,过去在3G\4G标准中,中国的发展位置不同,是跟随和同步发展,产业整体风险想得少,在5G中作为主导者,这种角色的变化使我们现在看5G的风险性更多一些,其实每一代技术都有一定的风险性。

6月初,工信部密集发布了5G用频的征求意见稿,也被许多人解读为中国确定了5G频谱。王志勤说,5G在6GHZ以下频段早已经经过产业界的多方研究,2015年、2016年工信部无线电管理局也针对这些频段做了大量的协调工作。频率是产业各方诉求比较集中的问题,今年原计划也要发布5G在6GHZ以下频率的用频规划。

“中国的5G发展是优先发展低频,而5G在6GHZ以上的高频,会晚一些。”王志勤说,“中国不会突破ITU框架制定自己的高频规划,2019年的世界无线电大会将确定高频,中国也会在那年确定高频,现在是征求大家意见。”

其实积极推动5G高频应用的美国,在高频频谱上的划发也存在问题,例如AT&T希望用39GHZ高频,但这一频段已经被另一家公司买断,他们的后续发展现在也不确定。“从长远来看,高频是有市场需求的,但具体在什么时间还需要判断。”王志勤说,“或许在2025年之后,作为一种补充来支持5G,高频在中国至少比低频晚三到五年才会使用。”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钟慧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