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子张勇的阿里十年:他是拔出柴刀跟野猪拼命的人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李云蝶
发布时间:2017-06-05
放大缩小

十年前,张勇刚从盛大跳槽到阿里,有次开会,时任阿里董事局主席兼CEO的马云问一众高管,谁是MBA,他举手;又问,谁是职业经理人,他又举手。后来他才知道,这是马云最讨厌的两类人。

在那个网游爆发的年代,盛大网络意气风发,一度反超网易,成了名副其实的网游霸主。而张勇却选择在那年8月辞去盛大CFO,加入淘宝网。

马云问他为什么会来阿里,张勇答得直接,“我已经干过一个30亿美金企业的CFO了,我想干个300亿美金的。”

他的理想早已超额达成。2017年5月10日,阿里巴巴市值突破3000亿美元大关,成为BAT中第二家3000亿俱乐部公司。

熟悉张勇的人说,张勇做的很多决定让人有些摸不到头脑,加入阿里只是其中一个。他的个性正如其在阿里的花名,是个名副其实的“逍遥子”。

这个花名出自金庸的武侠小说《天龙八部》,“神秘人”逍遥子在书中虽高徒无数,却从不现身,武功轻灵飘逸、深不可测,得一则能所向披靡,这有点像张勇,对私事向来避而不谈,却善于排兵布阵、运筹帷幄、带出高徒无数。

马云的“做CEO就要做好下地狱的打算”并没有吓退逍遥子,他始终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今年5月初的一天,上午10点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前,他一共干了五件事——锻炼、洗澡、吃早餐、回邮件,还看了会儿NBA。

逍遥子喜欢NBA,是火箭队的球迷,也敬佩雷吉•米勒这种“一剑封喉”的球员。他还热衷足球,是阿森纳的铁杆粉丝,“不管怎么样都力挺温格”。技术流派的阿森纳以攻势足球哲学出名,教练温格不仅善于战术、敢于挑战规则,还有一套完整的培养年轻球员的体系,这与逍遥子任职CEO后的阿里有几分相似。

球场和战场,战场和商场道理是通的。怎么保持大盘平稳又能够有创新,张勇说,这是他接任阿里CEO后每天都面临的挑战。

排兵布阵

2017年5月10日,阿里巴巴18周岁,也是第十三个“阿里日”,马云身在国外,逍遥子成了当天阿里102对新人的证婚人。此前,逍遥子刚刚主导完成整个阿里业务模块和组织架构的调整。

两年前的5月7日,阿里日前夕,马云宣布任命张勇为新任阿里巴巴集团CEO,同时,马云写了一封公开信,宣布了一大批“老阿里”集体退出一线,号称阿里史上最大的管理层更替,60后全面将“兵权”移交给70后。

随后,阿里巴巴进行了意义重大的组织架构调整,将已经拥有3万名员工的阿里巴巴从此前的“树状”管理模式改为“网状”。

今年1月13日,张勇发布全员公开信,表示此次管理体系的再升级,是为了以不断升级的高效组织带来强大的执行力,为“五新”(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和新资源)战略服务。

调整后的数据显示,在公司管理岗位上,60、70、80后的管理人员占比分别为3%、45%、52%。这意味着阿里巴巴管理人员的主力军已经由70后和80后组成。

上一次如此大规模的人员调整,正是十年前张勇刚加入阿里不久,2007年12月24日,阿里宣布八大高管集体换班。

最近的这次和十年前不同,当年的老人几乎全部退居二线,就连马云自己也退居幕后,只负责未来战略规划。

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马云为什么会选择信任张勇?

逍遥子戏称:“因为我们的星座比较互补。”1月11日出生的逍遥子是摩羯座,9月10日出生的马云是天秤座。

星座虽为戏言,但无论是从性格还是做事的方式上,张勇和马云都是极为互补的一对。

花名“风清扬”的马云天马行空,而“逍遥子”张勇是个重逻辑重执行的人。

马云可以从日常的事物中跳出去,站在未来五年、十年甚至更远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和互联网会发生什么变化,用逍遥子的话讲,“有点像外星人在俯视地球”。

今年“光飞行时间就800多个小时”的马云,每次回到杭州,很少跟逍遥子捋业务细节,更多的时候,他们喜欢坐下来单独聊天。一盏茶,一包烟,一说就是两、三个小时,有时是三、四个小时,马云负责讲述世界的变化,张勇负责在业务上落实。

当马云的设想与公司业务产生脱节,逍遥子会提醒马云慢下来,并很诚恳地告诉他,“我们的业务暂时还跟不上”。

如果说过去阿里只是一个电商平台,经过多年的战略布局与扩张,它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庞大的经济体。对于这样一个跨边界、跨时空、跨国界的生态系统来说,除了战略布局,怎么把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位子上,让每一块儿业务在竞争合作中比肩发展,也很重要。

而人才的排兵布阵,正是逍遥子的擅长之处。

他在用人上很大胆。以淘宝的无线化转型为例,逍遥子所任用的一代产品经理,多半是“没有电商基因的同事”,“他们和PC时代没有关系,就是生于长于无线时代的一批85后”,却成功带动了阿里的无线化转型。

如今,围绕在他周围的,是B2B吴敏芝、淘系张建锋、阿里云胡晓明、菜鸟童文红、移动互联网俞永福等一票70后猛将。

至此,阿里的组织架构已最终敲定,而逍遥子也通过了接任CEO两周年大考。

拔出柴刀跟野猪拼命的人

马云曾说,阿里不需要职业经理人,谁要把自己当职业经理人,“我一定会干掉他。”

怎么区分一个人是不是职业经理人?马云讲了一个小故事。

他说,有个人上山打野猪,一枪打出去,野猪没死,反倒向那人冲了过来,那人把枪一扔就往山上跑,这个人一定是职业经理人;同样情况,那个人看到猪向自己冲过来,把枪一扔,从腰里拔出柴刀就准备和猪拚命,这个人一定是老板。

逍遥子算不算职业经理人?单看来阿里之前的简历,毫无疑问,是的。

1995年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此后的十年间,张勇先后在安达信、普华永道两大会计师事务所工作;2005年加盟网游公司盛大,历任财务总监、副总裁兼CFO;2007年8月辞去盛大CFO一职,出任淘宝网副总裁兼CFO。

转折点发生在来到阿里之后。这个“根正苗红”的CFO干了不到一年,一场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改变了他的命运。

彼时,B2B业务的Alibaba.com刚刚赴香港上市,金融危机带来的全球经济衰退导致中国出口业务遭受重创,也影响到阿里未来。

另一方面,传统出口市场的萎缩迫使中国厂商不得不将重心转向国内消费者,越来越多用于出口的“中国制造”商品成了“中国销售”。在网上寻找便宜商品的消费者以及将网店作为第二职业的人数攀升,却彻底激活了淘宝网。

此时,一直在烧钱的淘宝网,还没找到自己的盈利模式。

紧急之下,逍遥子被委以重任,出任淘宝COO兼任淘宝商城总经理。

他参与设计了淘宝的商业模式,比如有限度地推出各类品牌广告以及按照点击或成交付费的效果广告,同时推出各类增值服务、店铺管理工具或店铺装饰工具。

其中,始于2009年的“双十一”,成了张勇营销上的神来之笔。尽管最初淘宝商城中只有李宁、联想、飞利浦等27个商户参加,但是超乎所有人预想,整个平台交易额是5200万元,达到当时日常交易的10倍左右。

同年年底,淘宝实现盈利。

这一年,阿里实现了从不盈利到盈利的突破,逍遥子也实现了从专业人员到一个业务人员的蜕变。

然而,顺利没有持续多久,2011年,阿里陷入了本命年危机。

年初时,B2B业务的“中国供应商”欺诈客户,导致100多位涉事主管和销售人员被辞退;诚信危机刚过,5月支付宝的股权风波,又让阿里在投资人中陷入声誉危机。

阿里巴巴集团决定调整,将淘宝网分拆为三个独立公司——沿袭原C2C、团购等业务的淘宝网(taobao.com)、平台型B2C电子商务服务商淘宝商城(Tmall.com )以及一站式购物搜索引擎一淘网(etao.com )。

其中,淘宝商城就是今天的天猫,负责人是逍遥子。只是在当时,淘宝商城可以理解为天猫和菜鸟的合体,它不仅承担电商功能,同时还承担着培育整个阿里巴巴物流体系的功能。

用逍遥子的话说,“淘宝商城对商家负责,物流公司对淘宝商城负责,由淘宝商城跟物流公司结算。”

这带动了阿里电商业务实现了从B2B到C2C,再到B2C的拓展,逍遥子也逐级递升,先后出任天猫总裁、B2C事业群总裁。2013年9月,他出任集团COO,同时主导推进了阿里健康、银泰商业、新加坡邮政等一系列业务的转型。

2014年春节刚过,3月份,公司决定让时任集团COO的张勇执掌无线事业部。

“我们今天讨论不清楚就都别回家了。”张勇在随后的一次闭门会议中态度强硬。

张勇预判到移动电商的爆发,决定先把其他无线计划暂时搁置,由手淘把即将从PC端导入的巨大流量承接住,成为一个超级App。为此,张勇抽调了手淘、PC淘宝、搜索三个部门的精兵强将,统一KPI和架构,无条件为手淘App的崛起让路。

最终,All in手机淘宝帮助阿里最终拿到移动互联网的船票,也奠定了逍遥子的地位。

于是,逍遥子不仅没有成为马云口中遇到危险就会“逃跑”的职业经理人,反而在不止一次的困难中成为“拔出柴刀跟野猪拼命的人”,成了员工眼里“聪明”和“勤奋”的代名词。

而阿里也于2014年9月19日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144分钟后,开盘价定格在92.7美元,比发行价大涨36.3%,市值超过Facebook和亚马逊。

市值3000亿美元

2014年,阿里巴巴IPO路演的时候,张勇是COO,全程一直在讲一句话,“我们不按股价来运营我们的业务”。

IPO后,真正的难题才刚刚开始。逍遥子做CEO的第一年,阿里股价探了一个双底,一度跌破60美元。

对美国的投资人来说,阿里的业务如同他们所熟悉的亚马逊,但其实阿里要复杂得多。逍遥子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使用不到阿里服务的美国投资者看懂和理解阿里。

随后阿里进行了几个重要的尝试,其中第一步,就是调整阿里正在逐渐放缓的节奏。

IPO后,阿里一度人心躁动,加上IPO前后膨胀太快,业务单元众多,缺乏消化与整合,整个平台流程存在很大效率问题。

逍遥子在上任CEO后做的1.2万字演讲中说,“让我们的组织、让我们的创新变得简单一点,变得敏捷一点,变得动作可以快一点。”

5个月后,阿里巴巴发布了上市后的第一份年报,提出要做苹果树,打造第四种“商业基础设施”,“狭义的电子商务仅仅是今天阿里巴巴集团战略的一部分,未来阿里提供的服务会是企业继水、电、土地以外的第四种不可缺失的商务基础设施资源。”

与此同时,马云首次以公开信的方式阐述阿里未来战略和平台优势,称在物流、金融、云计算、移动互联网、广告五大平台业务基础上,围绕“全球化、农村化、大数据和云计算”三大核心战略,推动阿里生态系统建设。

在此基础上,逍遥子开始重新搭建“小前台、大中台”的全新组织架构。“在大数据和云计算正成为新经济时代的石油和引擎的大背景下,阿里巴巴集团必须着眼于未来进行全面变革。”

他把合作多年的阿里零售事业群总裁张建锋(花名“行颠”)调任到一个全新的岗位上——阿里中台事业群,掌管搜索事业部、共享业务平台、数据技术及产品部等,让中台为前端的各业务群提供支撑。兼具商业和技术背景、风格犀利的行颠是这个位置上的不二人选。

在各个前台,手淘、淘宝、天猫不再设总负责人,实行班委制,各天猫类目负责人直接向张勇汇报。在张勇眼里,用这样的网状架构取代过去的树状架构,是适应未来方向的。

“这样一变,现在直接向逍遥子汇报的人有将近40位,比之前翻了一倍。”张勇的业务助理说。

在调整人事的同时,逍遥子还在公司内部进行新一轮的价值观输出,将不同教育背景、不同工作经历、不同特质的人连接在一起,建立价值的认同感。“这就和我们商业上价值连接一样,人也是一个价值连接,我觉得这可能是阿里未来发展最重要的事情。”逍遥子说。

5月10日阿里日上,逍遥子公开了过去一年的成果。

阿里起家的电商业务,仍然在高速发展,过去一年的电商规模超过了3.7万亿元;推动电商持续增长的关键两翼:蚂蚁和菜鸟,已经蜕变成独立的平台;“阿里云”成为阿里巴巴近年收获的最大惊喜之一,奠定了阿里未来的业务方向;2016年,阿里生态在不断演进发展过程中,又孕育繁衍出一个崭新的生态——文化娱乐生态。

阿里的业务版图开始清晰起来,如同张勇在阿里日所讲的那样,“这两年我们大踏步发展,已经从一个大家所熟悉的电商公司,彻底蜕变为一个以大数据为驱动,以电商、金融、物流、云计算、文娱为场景,产生数据,并且用数据来反哺这些大的行业来发展的一个数据公司。”

随着这两年财报一起趋稳的,是持续上升的股价。逍遥子上任一年后,阿里的股价重新回到接近历史高点的一年,随后,市值站上3000亿美元大关。

“阿里经济体”

对于一个3000亿市值的公司来讲,想要找到新的增长点有些难。

去年,阿里仅在淘宝、天猫平台上,就实现3.7万亿元的交易额。

3.7万亿是个什么概念?

如果用GDP做类比,这个数字在去年中国各省区市GDP中可以排到第六位。以国家经济体为单位,排在世界第二十一名,超过阿根廷。

无论从体量还是影响力上,阿里正在成为名副其实庞大新经济体。

在阿里巴巴的新实体经济生态圈中,包含了商家、第三方服务商、物流合作伙伴等诸多合作伙伴。这些来自淘宝、天猫平台上的千万商家创造的巨大经济增量,正在拉动新增内需,极大地拓宽了税基。

2016年,因为平台产生消费增量而带动上游生产制造与批发增量、物流增量等所产生的税收贡献,初步估计超过了2000亿元人民币。

这还并不包括生态圈内的合作伙伴所带来的税收增量:阿里巴巴战略投资的公司、依托平台众多的第三方服务商(如软件服务商、代运营服务商、电信、金融等)、阿里云计算生态中的外部公司等,同样在为社会创下巨额税收。

生态体系正在为社会创造越来越多的税收增长,这既是马云所说的新实体经济之“新”,更是新实体经济之“实”。

并且,这个“新经济体”正呈现出“国家企业”的责任,带领生态圈内的伙伴“走出去”。

在外界的印象中,以阿里为代表的杭州新经济产业集群,代表了中国经济走出去的重要力量。阿里巴巴对全球产业、市场资源的整合能力,也为“一带一路”建设和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马云曾说,“未来十年海外市场要占到阿里收入的一半。”这也是逍遥子要面对的下一个目标。

“做别人不敢做的决定,承担别人不敢承担的责任,搞定别人搞不定的资源。”这是逍遥子的口头禅。

逍遥子和马云配合默契。当马云反复提及新经济、e-WTP、“五新”,逍遥子就从策略与路径层面强调“商业要素的重构”,为马云的商业理论提供落地可行性。

商业潮起潮落,已经成长为一个庞大帝国的阿里将会如何成长,外界都在关注。阿里成就了逍遥子,而逍遥子也在展现自己的格局。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来源:创事记            责任编辑:李佳师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