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了大早赶了晚集,魅族陷入“三无”尴尬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蓝鲸TMT 杨亚茹
发布时间:2017-05-02
放大缩小

魅族确实减产了,刚刚发布魅蓝E2的“演唱会”是魅族今年的第二次手机发布会。

在2015年,魅族像是在资本市场开挂了一样,先后获得阿里巴巴、海通开元基金、天音控股等多家企业的投资,总额逼近10亿美元。傍到大腿的魅族决定改变营销战略,不再跟着苹果老大哥一年出一款旗舰,于是就有了去年的学习三星的“月月笙歌”。

2016年,魅族效仿三星频繁推出新机,一共发了14款手机,要说区别,确实不大,人家把这些不大的区别叫微创新,倒是每次发布会都邀请不一样的明星,赚足了眼球。

此前,魅族科技副总裁李楠表示今年魅族不会再是机海战术,重回小而美,魅蓝E2也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魅族今年来的代表产品,除了还在用联发科的芯片,魅蓝E2的还是有些不错的改变——被业界评价为浪费在一款千元机上的好设计——天线闪光灯一体化设计。

搭载高通芯片?再等等!

魅蓝E2发布了,虽然李楠不用生吃手机了,但还是联发科的芯片,只是从P10变成了P20,那部传说中搭载高通芯片的魅族高端机从呼之欲出又变成了不断更新的江湖传言,有说是今年三季度的,也有说是明年初的。

李楠倒也没有试图去渲染什么,他表示由于去年和解的时间比较晚,已经到了年底,所以很可能要到今年的年底,或者明年年初才可以见到高通品牌的产品。也就是,想在魅族手机上体验一把高通,还要再等等。

想当年,和高通对簿公堂,魅族可是态度强硬,自称“魅族可能是绝无仅有的,不依靠高通做大做强的手机企业”。

对立没有持续太久,仅仅半年就握手言和。

想来,顶着万年联发科名号这么多年的魅族也是着急吧,毕竟华为P10已经用上了自主芯片华为海思麒麟960,最近上线的小米6搭载高通骁龙835,Vivo Xplay6使用高通骁龙820,同时期竞争的魅族P6S却还是联科发Helio X25。

回顾过去,2016年的14款手机都集中在魅蓝系列,定位千元机,希望通过勒紧裤腰带控制成本的方法维持走量打发,可是一年下来,蓝绿厂成了去年销量榜单上的黑马,魅族悄然掉队。

展望未来,一直擅长做设计语言的魅族在硬件的研发上弊端频显,死对头小米在去年也是受到重创,但在芯片研发上已经有了松果,反观魅族,不仅用着联发科,新发布的魅蓝E2也就只能主打颜值了。承诺市场的高端机迟迟没有定期。

手机业务面临的考验不小,魅族却还有上市的小心思,打包处理问题,魅族有这个本事吗?

筹备IPO:目前没戏!

在今年的手机行业,似乎流行裁员。早前,就有媒体报道称,中兴会裁掉全球员工的5%,华为要对“34岁一刀切”,官方也都有回应,关于裁员,魅族也在队列中,只是魅族裁员的目的却不同其他——IPO。

“公司确实在裁员,比例在10%左右。”一位魅族的负责人表示,“这是例行裁员,是公司的人才结构优化政策”,同时也承认魅族正在为计划中的IPO厉兵秣马。这个消息就出现在今年的3月底。

对于体量稍大的公司,每年有正常的人才流动率,这并不奇怪,魅族进行裁员,是要优化结构、减员增效,这确实是筹备IPO的途径,只是魅族目前的状况却并不能通过该途径实现IPO。

因为筹备IPO,魅族再一次成了媒体宠儿、专家研究对象,一位业内人士对蓝鲸TMT称“魅族没戏”。

首先,就其他参照来看,华为、OV都是实现盈利却不考虑上市的例子,其次,魅族是千元机市场,一直拿高端机卖吆喝企图转型高端市场才是其目前最紧迫的。

当然,要想冲击IPO,证监会的盈利要求是逃不过的:最近两年连续盈利,最近两年净利润累计不少于一千万元;或者最近一年盈利,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少于五千万元。净利润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孰低者为计算依据。

有媒体报道的数据显示,魅族2014年的亏损是2亿,彼时急于寻求资金的入驻,次年的一波本强势入局为魅族火中送炭,同时因为市场资本的注入,也让魅族真实的财务数据得以公开。

据天音控股的公告,魅族2015年营收168亿元,净亏损10.37亿元,2016年上半年魅族再亏3.04亿元。今年初,魅族对外宣布2016年手机总销量破2200万台,同比增长10%,实现了扭亏为盈,未透露具体数据。

从历史看来,是否符合要求不得而知。另外,也是再一次拷问千元机的赚钱路径,元器件成本在上涨、汇率在下行,手机都在调高价格,魅蓝E2却还是顶住压力对焦千元机市场,不仅如此,魅族与高通握手言和可不是“空手夺白刃”,根据最初的5.2亿的索赔要求,据朱大林乐观估计,高通应该会给魅族做出些许让步,但不会是小数目。

2017年的魅族才发布两款手机,又在着力铺展线下渠道,既要还债还要盈利,魅族压力不会小。

冠名打广告,还没钱

从2016年开始,曾经在线上和小米蛮干的魅族也加入了线下大军,只不过收效甚微,在线下脱颖而出的并不是魅族,而是迅速升到国内智能手机出货量前三强的位置的OV。

靠着天音控股入股,魅族在去年铺了8万家县乡级市场的门店,为了让店里的柜台月月有新货、让进店的潜在用户有更多的选择,魅族撕下小而美的标签,开始近乎疯狂地推出新机,这也是14款新机挤在去年12个月里不喘气发布的一个重要原因。

柜台是满了,可这只是线下店的一个要素,巨额得的广告营销费用的投入才能做活线下。蓝绿厂是成功了,据保守估计,这两家企业每年花在这块的费用在20亿元左右,这是囊中羞涩的魅族没法完成的。

一个机会过去了就过去了,魅族的2016年尴尬又混乱。

到了今年,华为推出千县计划,小米也要走入线下,就连锤子、努比亚这些品牌也在计划“落地”,接下来就是一波营销盛宴,一向抠门的小米已经1.4亿冠名综艺《奇葩说》,一门心思想抓住年轻人的眼球。

反观魅族,被资金链困扰,花银子做营销推广?李楠的回答倒是干脆:“没钱啊!”

2017年是李楠口中的“魅族利润年”,然而,裁员、减产、千元机,还有空口无凭的高端机,打着微创新的旗号还在手机的颜值、镜头、快充上做着文章。

这重中之重的利润,还有的头疼。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来源:创事记            责任编辑:李佳师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