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技公司的大航海时代之三:看不懂的乐视大跃进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1-02
放大缩小

  乐视在过去的两年中在美国市场搅出了巨大的声响。

  它以资本开路,又不同于风投以轻量资本博取未来收益,也迥异于那些收购成熟公司的路径,而是在一个全新市场投入巨额资本开展一个对他们来说未知的业务,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冒进的方式出海。而最终,又受制于资本短缺。

  在海外市场复制中国市场经验或者深耕垂直行业是常见的方式。前者比如猎豹。因为互联网市场不像手机市场和地方经济紧密挂钩,地方差异小,猎豹持中国市场经营工具类产品的经验——以工具导流,带动游戏等其他产品的发行,在北美市场复制了这一经验,抓住了北美市场空白。

  1

  把市场经验或者知识推广到世界各地,是大多数公司、乃至整个经济体的全球化模式。

  就中国而言,在知识技术层面能够复制到发达市场的仍是罕见。即便是百度,在中国国内搜索行业内有垄断性的技术积累,在北美市场还是主要以吸纳人才为目的,所作所为是为了将美国知识反向引进。

  乐视却走上一条大跃进路径——在全新的市场开拓一个完全陌生的汽车业务,既无中国市场经验能借鉴,也没有现成的行业知识可以依赖。

  “这辆汽车我是首席产品官,你们可想而知它有多么的颠覆,因为我不懂汽车,所以我做出来的东西肯定和传统汽车有非常大的差异。”贾跃亭前段时间在接受腾讯专访时,并不避讳他在这个领域的零经验和知识积累。

  填补这个历史空白的唯一方法就是挖人。

  乐视从百度挖人,挖走前百度自动驾驶部门负责人尼凯让其担任乐视超级汽车副总裁。从传统汽车行业和特斯拉挖人,位于加州洛杉矶的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是乐视在美国最重要的汽车投资,他们从特斯拉找来Nick Sampson带领整个研发团队;他又请来曾在Space X带领电池和燃料团队的Porter Harris以及曾在特斯拉带领制造团队的Dag Reckhorn,以及曾负责过宝马i3和i8设计的Richard Kim加入他的团队。

  依靠挖角组成的技术团队最大的风险是团队的稳定性,因为核心技术并不在创始人手上。

  实际上乐视造车的风险已经开始显现,不断有高管离开。10月份,有6名高管相继辞职,涉及法律、金融、战略、公共关系和政府事务等部门。前述曾在Space X带领电池和燃料团队的Porter Harris也早已辞职。

  在过去几年中,“法拉第未来”一直没有任命CEO,职场评价网站GlassDoor上,不少员工抱怨管理问题严重。其中一个员工的评价是:“这家公司没有真正的领导力。实际上美国这边根本没有一个人有真正的权力或权威或自主性。一切都是由中国那边(投资者和战略合作伙伴LeEco)决定。”

  2

  乐视能够在北美拓展汽车业务唯一的武器在于资本。就像近年那些踊跃跨境的资本一样,乐视所持有资本本身有强大的出海动力——一口气在海外投资三家同类公司。

  2014年年初,那家后来把美国媒体搅得天翻地覆的“法拉第未来”于加州洛杉矶创立,但一直到2016年,这家公司才正式向外证实乐视对他们的投资,具体投资金额并不清楚,但仅仅是位于内华达的工厂规划投资额就是10亿美元。

  除此之外,在2014年稍晚时候,乐视还投资了一家位于硅谷的电动车初创公司Atieva。

  这家公司由前特斯拉VP谢家鹏和其他两人于2007年组建,2014年,乐视和北汽一起投资1亿美元,北汽拿到25.02%的股份成为大股东,乐视以20%的股份位居于其次。就在2016年年初,北汽将自己股份全部清数退场,据《财经》报道,北汽相关人士向其表示,这部分股份被乐视接收。

  到了2016年2月,乐视还和英国老牌汽车厂商阿斯顿·马丁成立了合资公司Aston Martin JV,双方占股比50:50,计划共同设计生产电动车。但具体投资金额和合作细节不详,这家公司从成立后便没有再对外发声。

  到目前为止,暂时看不到这三家电动车公司在业务和技术上的联动互补,你不得不说这是一些重复的投资。

  除了汽车产业之外,乐视今年7月宣布投资20亿美元购买美国本土电视机厂商Vizio。

  资本出海并不罕见,在美元资产未来看多以及资产价格大大低于中国市场市场情况下,中国资本走向海外在近年形成了热潮,从传统的风险投资基金到大公司并购。

  尤其2015年,风投公司和企业风投部门持有中国股票市场的套现获利,排队来美国投资。比如2015年中科招商向众筹平台Angellist入股4亿美元,寻求入股硅谷的早期创业企业。

  到了2016年,在持续看空人民币环境下,企业大宗并购案例迅猛增多。根据Dealogic的数据,今年前三季度由中国企业发起的并购总价值同比上涨68%至1739亿美元,其中科技公司是一股重要力量。

  通用电气公司(General Electric co。)今年1月同意将其家电业务以54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中国海尔集团,比伊莱克斯公司早些时候的出价高出20亿美元;11月时,半导体公司Lattice被中国私募股权公司收购……更有大批收购被政府审批等原因拒绝,包括清华紫光计划收购38亿美元美国西部数据公司交易,以及中国华润和清芯华创联合以25亿美元入股美国芯片制造商仙童半导体公司的交易等。

  但不难发现,乐视的投资既不同于早期风投,也不同于成熟并购,乐视是以巨额资本投资并不明朗的业务。

  电动汽车行业风险成本巨大,特斯拉过去几年的处境已经能够证明。这家公司在2016第3季度财报中才实现了13个三季度以来的首次盈利,但美国对冲基金Stanphyl Capital Partners的创始人Mark Spiegel却向媒体指出,特斯拉每卖出一步特斯拉Model 3都亏损5000美元,他甚至怀疑特斯拉今年第三季度财报中突然多出的2200万利润——向政府出售的“碳积分”换得的资金,他一直看空特斯拉的未来。

  特斯拉从2003年成立到2008年发行首款Tesla Roadster用了5年的时间,而发行第二款车Model S又用了4年的时间。

  而乐视表示,2017年CES将发行首款量产车,也就是说它把研发到生产的时间压缩到了3年内,即便乐视真的能够做到量产,是不是有足够的能力去承担数年时间内的亏损?

  3

  以巨额资金开展新业务的公司也并不是没有,这通常发生在行业内占据垄断地位的公司内。比如谷歌,投资一些并非紧密相关的业务,彼得·蒂尔在《从0到1》中指出,这是因为数年甚至数十年的垄断利润,让他们有“余力”去投资雄心勃勃的研究项目,这是困在竞争中的企业想都不敢想的。

  乐视已经暴露出它“余力”并不充足,由于无法支付法拉第未来位于内华达工厂承建商的2100万美元,工厂停工,也使得这家公司资金链承压巨大的情况曝光于媒体。与此同时,手机、视频各个业务板块资金链紧张状况频发。

  根据财新报道,过去6年时间里,通过个人股权质押等方式,“乐视系”融资额度已经接近500亿元。贾跃亭甚至是几乎把能质押的股权全部质押出去。截至2016年三季度,贾跃亭尚未解押的股权为5.71亿股,占其整体持股量的83.7%。

  但与此同时,这家公司宣布的乐视各个业务板块宣布的投资收购高达750亿元,也就是说资金缺口至少在200亿元以上。而根据已经披露的数据,包括法拉第未来工厂,仅仅美国市场需要的金额就超过200亿元。

  与此同时,乐视在过去一年中在美国开展业务的方式也是高举高打——在位于硅谷核心地区的圣克拉拉买下地皮准备建厂,地皮约19.7万平方米,具体金额不详;而在附属业务上,包括聘请公关公司,都是大手笔聘请美国顶尖的公关公司。

  一方面是巨大的资金缺口,一方面是海外冒进甚至是重复的投资,你很难用商业世界的行为准则解释这家公司的行为。

  这家公司在海外的所作所为可能还需要一些时日去读懂,但是“激进冒险”这个结论已经不难得出。

 


来源:界面            责任编辑: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