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乐视愤怒:百度云借盗播悄然进击视频领域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李根
发布时间:2016-02-03
放大缩小

  春节味儿越来越浓,回家过年已被提上日程,对于如何打发漫漫归途上的无聊时光,很多人早早储备好了综艺节目、电影大片和电视剧集。

  如果你是各大视频网站的会员,一切准备都会轻而易举。但如果不是,又不能像杨飞一样,事情则会坎坷很多。

  杨飞,男,27岁,白天是某互联网公司的UI设计师,晚上则在各种视频中找乐趣,因为无聊,也追电视剧。12月以来,《芈月传》成了他的新宠。唯一不爽的是需要妥协于版权方乐视网的每日更新,这种节奏总让他意犹未尽。

  不过没过多久,他就摆脱了乐视网的限制。百度云会员杨飞,在云盘里找到了高清且还未播出的剧集——这令他对连年的会员续费感到满意。

  “我的Photoshop一直都是破解版,但已经为百度云会员续过好多次费,不是为了存东西,而是为了看东西,特别是有些东西——你懂的。”杨飞坏笑着告诉新浪科技。

百度云看电影大片

               百度云看电影大片

  乐视出离愤怒

  杨飞的“满意”并没有持续到《芈月传》剧终,乐视率先开炮了。

  12月底,乐视联合《芈月传》其他版权方花儿影视、腾讯视频、北京卫视、上海东方卫视等联合发布声明:谴责百度云盘等平台的盗播行为,并已经报警,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

  战争一触即发。

  百度摆出了息事宁人的姿态。其在当晚做出回应,称已紧急处理,删除了相关链接,盗播情况已得到控制。

百度云上的《芈月传》资源

               百度云上的《芈月传》资源

  在这场关于版权的战争中,乐视董事长贾跃亭留下最耀眼的身影。他在微博撂下狠话:盗播作恶者,就像行业毒瘤。另外,官方还悬赏100万,用以找出盗版《芈月传》的始作俑者。

  乐视如此一本正经地生气,并不多见。

  从公开资料来看,《芈月传》单集投入高达250万元,总额共计2亿元。乐视作为网络平台版权方,极其看重此次版权分销带来的收入,自播出以来,《芈月传》在乐视全终端播放量已突破60亿,全网播放量超过100亿,版权分销带来的直接收入不言自明。

  一直以来,版权分销是乐视网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财报显示,2014年乐视网营收为68亿元,其中版权分销收入为7亿元,占比约10%,而乐视也在版权方面逐年加大投资力度,从电视剧到电影,从娱乐到体育,都不乏乐视的大手笔投资布局。

  事实上,版权分销的意义远不止收入这么简单,它带来的还有用户,以及未来更美妙的商业前景。

  以《芈月传》为例。统计数据显示,在其播出期间,乐视视频相关App一度冲到App排名榜榜首,下载数、活跃数都在不断增加——如同打了一针兴奋剂。眼下的视频行业就像一场漫长的看不到终点的马拉松,如此效果,是任何一家视频厂商都需要的。

  然而,百度云的盗播行为,不仅断了本属于乐视等版权方的财,更重要的是截了乐视等视频平台的“流”——乐视不可能不出离愤怒,更何况这也不是头一回。

  百度云“悄然”进击

  互联网的丛林法则有很多条,但懂得这一条的人才算是真正看清了新世界:颠覆者往往来自行业外,产生在那些边缘创新和突破中。

  于是,两位设计师创立了改变旅行者住宿方式的Airbnb,技术男用Uber改变了全世界人的打车方式。

  说视频领域是一片“血海”是毫不夸张的。这个在中国发轫早已超过十年的行业面临的残酷现状是,盈利序幕才刚刚开始。时常有行业观察者在接受采访时,心绪复杂地表述:“我们马上就要迎来盈利了。”

  从某种程度上看,陈旧的商业模式决定了视频行业很难盈利。在过去十多年的发展中,视频行业的盈利点无外乎广告投放和“去广告”为主的会员服务——与几十年来的电视台盈利方式并无本质区别。

  直到这两年,IP概念大火,自制内容、参与出品及版权分销成为各个视频厂商新的盈利点,同时也是实现差异化和用户运营的重要手段。

  有趣的是,整个市场表面上平静多了,各家都开始朝着原创和版权方向发力,“共为盈利”的默契取代了此前厮杀的腥风血雨。

  看起来一切都好。直到“边缘突破者”百度云的悄悄出现。

  它神奇地实现了视频厂商们多年来的夙愿:培养高频、活跃的用户。杨飞就是典型用户——他最初的本意只是通过百度云找到并直接观看版权电影和“日本电影”,然而,在庞大的需求之下,各种盗播资源随之泛滥。资源一多,杨飞自然就成了忠实用户。

  如果在百度云就能观看到高清、齐全的《芈月传》,那为什么还要跑到乐视网呢?对于中国网民而言,这几乎是个不需要思考的问题。

  于是,《芈月传》让乐视App尝到排名不断上涨甜头的同时,也给百度云带来了幸福时光。它俘获了大量用户,甚至拿到了有些媒体颁出的“最佳人气应用奖”。

  新浪科技在随机访问中发现,以男生为主的用户,正越来越习惯于打开百度云看视频。百度云最初主打的“云盘存储”等功能,使用频次反而并不高。

  援引视频行业观察者的话来说:“高频、活跃始终是视频厂商想要稳稳抓住的小妖精,但真正做到并不简单,百度云依靠盗播,正在成为中国最大的视频播放平台,一切悄然无声。”

  不过,百度云的这场“偷袭”可能很难继续下去了。

  如果百度之前还能以“用户自发”为由躲开诉讼,那乐视此番郑重其事或为后来者开辟维权先例。要知道,乐视可是其中好手——因《山楂树之恋》、《神探狄仁杰》和《画皮》等被盗播,乐视曾将相关应用所有方百度告上法庭,并判决获得40万元赔偿。

  百度云在“偷袭”中展示出了作为视频平台的可怕实力。但在未来,可以预见的是,盗播监管机制的出台只是时间问题。

  这也是让杨飞近来伤感的理由之一。在去年4月全国扫黄打非办开展“净网2015”专项行动以前,他可以通过百度百科、百度贴吧和百度云实现某类日本电影的完整需求,但是现在,一切没有以前那样轻松了。“也不是全都没了,完全找不到了,但总之比起以前更难获得了。”杨飞告诉新浪科技。

  视频平台“内忧外患”

  可以肯定的是,百度云只是视频平台们未来发展路上的威胁者之一,而且这种威胁更多在于长视频方向上。

  在短视频领域,主动权早已掌握在社交软件手中,在国内,微博上的秒拍、微信上的小视频,都有天然优势。在国外,早就有公开报道称:Facebook是目前视频播放时长最长的平台,而非YouTube等专门的视频网站。

  视频厂商的日子不好过——纵然放弃短视频,全力在长视频上开拓未来,在媒介分流如此严重的情况下,百度云等第三方平台从源头收割流量,无疑是灭顶之灾。

  历史总是如此相似。

  类似事情在百度文库狂飚突进的几年里也发生过。当时,大量作家作品的盗版可以在该平台轻易获得,从而影响到原版销量。

  以韩寒为代表的作家群体发起了集体声讨,甚至出现了至今为止的唯一一次韩寒和郭敬明联手。韩寒当时甚至激进地在博客中向李彦宏表示,如果作品盗版得不到有效解决,还会选择去百度大厦下抗议。

  不过,就技术角度而言,文档和视频的监管难以相提并论。但既然关乎钱途和前途,视频厂商倒逼百度云制定明确监管措施,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那以后百度云看视频不行了怎么办?”采访最后,新浪科技问道。

  “会员还是优先办百度云,目前存储多、下载快,能省好几家视频网站会员费。至于’你懂的’那部分视频,现在加入某些微信群,一个月10块,资源非常丰富。”杨飞再次坏笑着,表示事情并不复杂。


来源:新浪科技            责任编辑:李佳师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