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为此前轻率向红点奖主办方与小米道歉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9-07
放大缩小

   新浪科技注:

  界面今日刊登了一则对罗永浩的长篇专访,在专访中,罗永浩从“坚果”聊到人生,其中有颇多感悟,并借机向曾经讽刺过的竞争对手小米道歉。内容如下:

  我作为企业家,之前说得太多了,这也是报应。比如我轻率地批评过红点国际工业设计奖。之前因为看到中国企业拿红点 的又多又滥,而且得知红点每年差不多发1000个奖左右,我就在没做严谨调查的情况下骂了红点。后来发现其他国际工业设计奖也跟红点差不多,也都是每年发 1000个左右的普通奖,只是金奖/大奖就非常少,非常严谨。红点也是一样,发上千个的是普通奖,红点的大奖叫 “best of the best”,也是非常少非常严谨的。

  还有我讽刺过企业给产品定 x99元这样的价格,认为这是拿消费者当傻子。后来在美国的同事从一家价格咨询公司拿了一份详细的专业调研报告,显示 x99元这样的定价对很多消费者确实具有巨大的心理影响力,有趣的、也让人惊讶的是,x99元的定价很多时候甚至比 x98元的定价还管用。看完了这些后,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企业家应该考虑自己的面子,还是根据这个世界的真实规律来理性指导公司的工作?这当然是废话,企业家不怕打脸,只怕对不住企业,对不住同事,对不住投资人。第二个问题是,如果采用99元这样的定价方式而不是100元,是不是坑害了消费者?答案当然是 否定的,虽然你确实利用了他们对价格的古怪感觉增加了企业收入。第三个问题是,企业这么定价是不是拿消费者当傻子?价格咨询公司的专业调查结果显示,不是。至于是什么,企业家永远都不应该讲出来,这是职业身份的要求。

  还有每周固定时间放货,我为此也讽刺过小米公司,认为他们喜欢搞 “耍猴儿式的抢购”,但后来发现,新企业规模没做大做稳定之前,从合理排产、精确控 制销售和库存节奏、给线下渠道看信心等诸多方面,这是最合理、最有效的方式。采用这个虽然看起来招人讨厌但谈不上坑害了谁的销售方式,我肯定是要“打脸” 的,但再一次,企业家不怕打脸,只怕对不住企业,对不住同事,对不住投资人,所以打了就打了嘛,假装没打也不现实,哈哈。

  对了,今天也借着这次采访的机会,我在这里正式向红点工业设计奖的主办方和小米公司,为我之前的轻率言论正式道歉。

  企业家不怕打脸,只怕对不住企业,对不住同事,对不住投资人。

  关于坚果和锤子,正午和老罗聊了聊:

  正午:发布会之前,您得知坚果的信息被提前泄露之后,反应是什么?

  老罗:当时正在十楼的会议室拍摄一个演讲中可能要用到的视频,只有我、摄影师和演员在屋里。我们的运营总监一脸 凝重地走进来用手机给我看网上的泄露图,我先是感到震惊,然后因为不想让同事们看到我失态,只好回到七楼自己的屋里关起门开始摔东西......当然摔的 都是不值钱的,呵呵。摔完了也就好些了,然后到网上看,发现公关部的同事们还在徒劳地试图请那些微博上的人删帖子,其实早就扩散开了,我就让他们不要做 了,因为没用嘛。还看到很多我们的支持者到那些人的微博上请他们删帖子,结果还被那些人冷嘲热讽,看得我很心酸,难过了一会儿,后来就接着拍摄去了。

  正午:关于发布会推迟40分钟,目前猜测仍很多。电商网站被攻击,幻灯片出错,这些问题发生时,这40分钟,您在后台怎么度过的?

  老罗:电商网站被攻击对我们没有太大影响,我们囤的货不到十分钟就卖光了,京东那边的货也完全没有影响。唯一的 影响是跟微信合作的发红包活动被耽误了一部分,所以后面还得用其他方式把承诺过的红包都发出去。其他的没什么好说的,我们经历过远比这更艰难的时刻,我只 能说这都是我的错。怎么度过的?嗯,焦头烂额,手脚发麻,精神濒临崩溃,含一粒提前准备好的硝酸甘油,大概就是这样。

  正午:和前几次发布会相比,这一次最焦虑的是什么?

  老罗:每次的焦虑都差不多,担心让支持我们的人失望。

  正午:在发布会上,您对自己的团队说“你们没有错,都是我的错”。这个“错”具体指什么?

  老罗:他们要负责的那部分工作,他们完成得非常好,而我要负责的这部分工作,就出了些严重的问题。所以我说都是我的错,主要是指去年在生产和公关以及销售方面出现的问题。

  正午:“坚果”这名字谁取的?“漂亮得不像实力派”这句话是谁想出来的?目前这几个“已故伟人”,是如何选出来的?

  老罗:我忘记了,当时是一屋子人天天开会讨论名字,最后大家选了好几个差不多的(含有坚果),都让商标代理机构 注册去了,这里面还包括现在想起来非常滑稽的“钉子”。其实我很喜欢那时候考虑过的“野望”这个名字,是日语里来的,大意是那种不切实际的野心和欲望,它 非常难得地精确对应了别人眼中的我,和我眼中的我,只是一个是负面理解,一个是正面理解。但大家觉得“野望”这名字作为手机的品牌实在太怪了,不同意。后 来我又想用“小野”,它跟“野望”的感觉还是有些类似的,只是装得可爱了一些。结果大家又都反对,说这听起来太像日本人名了,还有人说,韩寒的女儿就叫 “小野”,弄不好产品上市的时候会被网友弄跑题,拐到别的地方去,所以也放弃了。

  到了今年春天,商标代理机构说买到了“坚果”,我们就用了它,现在看起来,效果是很不错的,唯一的问题是,“坚果”的英文意思比较糟糕,所以去海外的时候,还得另外起一个英文名字,最怕起名字了,累。

  “漂亮得不像实力派”,是我们市场部的几个同事,断断续续磨了四五个月的产物,现在已经说不清楚是谁的主意了。讨论了几个月,最终的结论是应该重点 讲好看和好用,那也就应该是“漂亮的实力派”之类的了。后来我的朋友,远山广告公司的邱欣宇邱总英明地指出,“漂亮的实力派”太平铺直叙了,不会形成流行 语,最好是表达同样的意思,但做个文字游戏,把一样的意思再绕一下。大家受这个启发,后来就改成了“漂亮得不像实力派”。回想起来,讨论这个的过程真是一 点也不好玩,很疲劳,好在最后有了一个很好的结果:这句话已经彻底流行开了。

  “已故伟人”也是我们一起讨论的主意。定了之后,分配任务给市场部同事和产品经理,让大家都去找那些颜值高但靠实力吃饭的已故伟人。其实这部分还挺 容易的,公司有大把的读书人,都有自己各自的偶像,脑海里想想谁颜值高也就有清单草稿了。凑了一批之后,再开会挨个讨论,排除那些照片拿不到版权的,可能 惹政治麻烦的,以及颜值方面有明显分歧的,最后剩了十几个人。大家都觉得这些人非常了不起,又长得特别漂亮,足以气死人,完全符合坚果手机的调性,然后就 开始着手写文案了。

  正午:坚果手机“情怀”背壳的图片和风格,有很多基于70后的审美和集体记忆,坚果的目标购买者能否理解?——在讨论这些品牌和营销方案时,您的意见有多重要?是否有妥协的时候?

  老罗:年轻人当然能理解,那些都是跨越时代,打败时间的经典选题。其中有些是70后的集体记忆没错,还有不少是 60后、50后甚至更早的集体记忆。但因为太经典了,今天的年轻人大多也都知道和理解。方便面和青霉素的发明不用说了,谷歌的粉丝涵盖老中青三代,谁会不 知道老友记(注:又译六人行)呢?没看过的也知道。而对文艺青年和伪文艺青年来说,凯鲁亚克没看过也要假装看过,鲍勃。迪伦没听过也要假装听过,这些都是 复杂人性需求的客观基础。还有就是,品牌调性如果要强调风格和x格,对年轻人的趣味和关注热点也不能一味地迎合,因为效果上很可能适得其反。比如年轻人凑 在一起喜欢聊的某些话题,如果过来一大叔假装年轻跟他们一起聊,常常会让年轻人觉得起鸡皮疙瘩,这些分寸我们也是很注意的。

  还有就是,其实我们的团队整体上非常年轻,我们做这些决策的会上,始终都是年轻人过半的。品牌和营销的会上,我的意见是很重要,但跟任何其他会议上一样,我很容易被逻辑说服。被说服不是妥协,是投降,对正确道理的投降。

  正午:在设计理念上,坚果和锤子有何不同?是否会放弃一些您想在高端品牌上坚持的理念?

  老罗:当然,做平价产品肯定或多或少是要放弃一些高端产品上的细节的,因为细节完美的本质除了理念以外,基本上 都是钱堆出来的。这也是另外做一个子品牌来做品牌区隔的原因。虽然都是极简主义的风格,但 Smartisan T 系列的设计和实现是不太考虑成本的,在工艺上也是追求极致的,相应地从品牌调性上也是所谓“高冷”的路数。坚果虽然保持了我们一贯追求的设计美感,并且以 这个价位的产品来说工艺也是一流的。但毕竟受限于成本,不可能每一个细节都做到特别极致,比如我们坚信处理得当的实体键体验要好过虚拟键,但在坚果上因为 成本问题不得不拿掉了。同时也因为是针对年轻人的市场,所以风格上也会活泼轻快一些,就连坚果手机官方微博的维护,我们也是特意找了一个年轻、擅长卖萌的 同事来负责。

  正午:坚果为什么没有型号?有人因此怀疑这个品牌的延续性。

  老罗:坚果,坚果2,坚果3,这没什么问题吧?很多产品和品牌都是这样命名的。当然,内部还是有工厂型号的,YQ-601这种,但这对消费者没什么意义。

  正午:锤子科技采取了哪些措施,来保证坚果手机的产能?以过往经验来看,产能是你们面临的最大问题吗?

  老罗:有了去年的经验,今年我们采取的措施非常多,来规避产能的问题,简单一点说,就是产线提前跑顺,囤好十万部现货后再开发布会。从工业生产的角度来讲,同一款产品量产十万部之后再出产能意外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

  正午:坚果手机是一款出于战略需求而妥协的产品吗?

  老罗:坚果出来之后,“妥协”也是被媒体问到的最多的问题之一,我觉得一定程度上,这也是思维定势的问题:一个 立志做中高端手机的厂商,为了改善供应链状况,打开生产局面,培养软件系统的长期潜在用户,所以做了一个平价的子品牌,大家就都觉得是“妥协”。而一个立 志做高性价比产品服务大众的企业发展进入了瓶颈期,为了打开局面,做了一些高价位的产品来增加收入,就没有人说它是“妥协”。可你要问这些人是不是贵就是 不妥协,便宜就是妥协,他们又不会承认这个逻辑。

  正午:您是一个比较特殊的企业家,特殊之处在于,似乎人们对您的要求比较高。T1的降价,坚果的“粉彩色”和“x99元”的定价,都被称为您对自己的一次次“打脸”,当人们指责您这些时,您作何感想?

  老罗:没有特殊啊,其实并没有要求格外高,其他企业家也经常享受这个待遇的,包括公认牛x的企业家乔布斯,也被 他们拿出来总结了几十条“打脸”。你在台上,看客们自然会说三道四,很正常,这种说三道四我也不是没干过,所以没必要拿着几十条跟他们逐一辩论,虽然我做 企业之前的性格确实是喜欢这样较劲的。这两天休息我还看了有人总结我二十几条“打脸”的长贴,娱乐性很强,很过瘾。当然多数都是扯淡的,比如 T1 的售价不会低于2500元,是开售前网友问起时说的,而且5.20号发布时我们也是按3000元开售的,后来出了严重的生产问题和公关危机,五个月之后被 迫降价,这有什么打脸的呢?因为很多网上的图片色彩失真严重,很多人误以为坚果的七色是水粉色,又翻出我表示不喜欢水粉色的旧贴自嗨得不行,还有我批评过 安卓原生系统在屏幕内做的三个虚拟键丑陋,他们也翻出来证明坚果做在屏幕外的虚拟键是“打脸”。在这种事情上,对台下的看客来说,重要的常常不是事实或道 理,而是心理需求。比如几乎每一个人都跟早期的恋人海誓山盟,后来跟别人在一起生活,这不是很正常吗?但如果娱乐明星情变,他们就会翻出来当事人早期公开 秀恩爱的誓言来说这是“打脸”。

  当然真正的“打脸”也是有几次的,我作为企业家,之前说得太多了,这也是报应。比如我轻率地批评过红点国际工业设计奖。之前因为看到中国企业拿红点 的又多又滥,而且得知红点每年差不多发1000个奖左右,我就在没做严谨调查的情况下骂了红点。后来发现其他国际工业设计奖也跟红点差不多,也都是每年发 1000个左右的普通奖,只是金奖/大奖就非常少,非常严谨。红点也是一样,发上千个的是普通奖,红点的大奖叫 “best of the best”,也是非常少非常严谨的。

  还有我讽刺过企业给产品定 x99元这样的价格,认为这是拿消费者当傻子。后来在美国的同事从一家价格咨询公司拿了一份详细的专业调研报告,显示 x99元这样的定价对很多消费者确实具有巨大的心理影响力,有趣的、也让人惊讶的是,x99元的定价很多时候甚至比 x98元的定价还管用。看完了这些后,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企业家应该考虑自己的面子,还是根据这个世界的真实规律来理性指导公司的工作?这当然是废话,企 业家不怕打脸,只怕对不住企业,对不住同事,对不住投资人。第二个问题是,如果采用99元这样的定价方式而不是100元,是不是坑害了消费者?答案当然是 否定的,虽然你确实利用了他们对价格的古怪感觉增加了企业收入。第三个问题是,企业这么定价是不是拿消费者当傻子?价格咨询公司的专业调查结果显示,不 是。至于是什么,企业家永远都不应该讲出来,这是职业身份的要求。

  还有每周固定时间放货,我为此也讽刺过小米公司,认为他们喜欢搞“耍猴儿式的抢购”,但后来发现,新企业规模没做大做稳定之前,从合理排产、精确控 制销售和库存节奏、给线下渠道看信心等诸多方面,这是最合理、最有效的方式。采用这个虽然看起来招人讨厌但谈不上坑害了谁的销售方式,我肯定是要“打脸” 的,但再一次,企业家不怕打脸,只怕对不住企业,对不住同事,对不住投资人,所以打了就打了嘛,假装没打也不现实,哈哈。

  对了,今天也借着这次采访的机会,我在这里正式向红点工业设计奖的主办方和小米公司,为我之前的轻率言论正式道歉。

  正午:坚果可能会让更多人体验到 Smartisan OS,这个系统是不是锤子科技最核心的产品?

  老罗:可以这样讲,这也是我们推出较为平价的坚果系列的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正午:单就系统来说,如何去争取那些已经习惯了苹果系统的用户?对他们来说,安卓无论怎么变,还是安卓。争取他们是否不可能?以您目前的经验来看,安卓的局限性有多大?

  老罗:从技术角度,安卓和 iOS 已经没有多少差距了,用户体验上的巨大差距来自于原生安卓系统过分的开放性和粗糙的视觉设计和交互设计。Smartisan OS 从设计上充分考虑了 iOS 和安卓原生系统的用户习惯,所以转换过来的用户通常都没有多少学习和适应成本。我们在Smartisan T1的用户中做过调查,他们当中差不多有百分之四十是转自苹果的用户,他们对 T1 的反应通常不是“安卓无论怎么变,还是安卓”,而是“没想到安卓机还可以这样好用”。

  正午:在您看来,坚果对于锤子科技来说,最重要的意义是什么?此外,它是否可能带领锤子在海外市场走得更远?

  老罗:最重要的意义是,为操作系统转化更多的年轻用户,这有利于长期发展;跑顺供应链,这必须有足够的产量。海 外市场的自主经营,因为人手和精力所限,目前我们只考虑了美国和日本,这两个市场相对而言,是对价格没那么敏感的,所以普遍的反应是对高端的 T 系列更感兴趣。当然,也有些发展中国家的运营商和贸易商,对坚果表示了兴趣,我们对此是开放和欢迎的心态。

  正午:锤子科技将在各地开设体验店和维修点,这个策略是何时、如何做出的?是否有反对的声音?体验店可能会带来更好的品牌文化和价值,但是否也可能增加风险?

  老罗:自营的体验店暂时没有大规模的计划,今年主要还是跟苏宁、顺电这样的线下合作商一起做,但维修点确实是要下大力气去开设的,因为这对于我们的用户是至关重要的。

  正午:发布会上,您说要“感化那些嘲笑我们情怀的人”,能感化吗?怎样感化?

  老罗:基本上不太可能,我们只管把事情做好,其他的爱谁谁。但有时候做一个良好的姿态,还是很重要的。

  正午:在您看来,与友商相比,锤子科技的购买者和粉丝有何不同?

  老罗:掏腰包埋单的事情上,没有本质区别,大家都是理性的人,没有人会为了支持谁,就去花一两千块买一个不靠谱或是不需要的东西。但因为我们的价值观和理念,确实多了很多对我们理性上深度认同,感性上严重共鸣的用户,这是我们的宝贵财富。

  正午:除了手机,锤子科技还在开发其他“影响人类的科技产品”,能否略微透露一二?

  老罗:暂时不能,很抱歉。

  正午:您曾在跟朋友的对话中说,目前的工作让您感到幸福,这种幸福感最多来自哪里?

  老罗:来自从事自己真正热爱的行业本身,来自它所具有的科技、互联网、设计、为大众造物等等的这些属性和本质。

.  


来源:界面            责任编辑:李佳师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