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丁磊:电商核心是“商”不是“电”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李翔
发布时间:2015-07-30
放大缩小

      

  《财经天下》周刊|EW

  丁磊|DL

  电商核心是“商”不是“电”

  EW:网易在做考拉海购,这个行业竞争激烈,是怎么考虑的?

  DL:网易是一家有工匠精神的企业。我们的产品有一个共性,不管是新闻客户端、有道词典、音乐、阅读,我们都是精益求精。这些是信息服务产品。而考拉海购是一个电商产品,也要求精益求精。上面每个产品都是我们精挑细选出来,每个产品都经过认真审核以后去定价格。

  淘宝、天猫电商平台虽然很大,但对平台上的产品并没有定价权,定价权掌握在商家手里。对商品来说价格也是相当重要的组成部分,产品、价格、服务和物流相互关联。

  去年中国政府开放跨境电商贸易,网易选择考拉进入电商。我们有能力全球选货,以最快的速度送到你面前,而且是海外的批发价,让大家不需要跑到境外去购物。

  所以,考拉不是简单粗暴地搭一个技术平台,让第三方厂商入驻,而是一针一线、一板一眼地做,去美国、南美、欧洲、日韩选产品,把我们认同的品质或者中国消费者会喜欢的产品带到中国来。

  EW:网易的优势在什么地方,网易不是一个有电商经验的公司。

  DL:你觉得谁有电商经验?

  EW:阿里、京东。

  DL:他们有“电”的基因,不一定有“商”的基因,电商的核心是“商”不是“电”。“商”的基因非常重要,帮助用户找到适合的产品就是“商”的基因。

  一个人的知识面是有局限性的。你可能知道红茶,知道中国祁门红茶、正山小种、云南滇红、九曲红梅,但其实世界上的红茶很多,斯里兰卡的、印度的、英国的,对于习惯喝红茶的人来说,你怎么知道国外的红茶不适合你?

  如果有一天我告诉你,斯里兰卡红茶的口味其实更适合你,或者香型更适合你,这就是商人要做的事情了。今天我们讲的一带一路、丝绸之路、茶马古道,其实就是商道,现在整个政府都在提倡商道。

  我们的优势就在于对消费者需求的理解。我们的产品未必很多,但是一定会博得用户的喜欢。

  2003年我们就做过一个网上拍卖,其实跟淘宝是差不多同时做的,做了两个月就关掉了,因为假货太多,我们处理不了就投降了。

  EW:以网易考拉海购为例,网易开发一个新产品、新业务的时候会考虑哪些因素?

  DL:第一是用户需求,第二是自己擅不擅长、有没有人比我们做得更好。

  EW:当你决定要做考拉海购的时候,你觉得跟其他电商的差异性是什么?

  DL:差异性很大,产品的选型、价格、售后服务,你去看看考拉上的每一个产品,跟任何的电商平台比,同样的产品,价格会有差异。同样的产品、价格,售后也可能有差异。

  平台战略和工匠精神

  EW:从网易历史来看,你比较排斥平台战略?

  DL:不排斥,但当平台上都是散兵游勇没法对品质进行控制的时候,只能自己做。优衣库在中国都是自营店,LV、迪奥、爱马仕、香奈儿都是自营店。品牌加盟店容易出现毛病,假货、乱打价格战和串货,成本很难控制、品牌很难保证。

  平台得因地制宜。苹果是一个平台战略,App Store。Windows更是一个大平台战略,Windows都被盗版了,Windows上的游戏也不用跟微软分成,而苹果上你发行一款游戏都要跟苹果三七分成。我并不反对平台战略,但平台战略需要选择合作伙伴成为平台上的玩家,而不是开放式平台战略。目前我们还不具备像苹果那样的审核能力,等我们有更强审核能力的时候,可以做。

  EW:你想跟苹果似的,有一个自己控制的大平台?

  DL:对,目的是品质一致性。苹果的要求特别严格,连一个小数点都不会放过。颜色、商标侵权,哪怕你用苹果自己默认的图标,它都不会让你上。

  EW:你对产品方面的策略和布局有大考量吗?网易做了很多产品,貌似很难看到他们之间的协同性?

  DL:这个挑战比较大,我们正在把它们协同起来,但是毕竟每个产品都是独立的,信息消费领域的产品众口不一。一个喜欢新闻的人不一定喜欢音乐;喜欢音乐的人不一定喜欢看图;喜欢游戏的人也不一定喜欢看新闻。男人和女人喜欢的东西又不一样。

  当然,腾讯之所以说有平台,因为它做的是每个人必须要用的通讯。阿里做的是什么?每个人必须要用的购物,这是普世需求。通讯、购物是人基本的需求,看新闻、听音乐可不一定。

  EW:你对产品,有时候会一竿子捅到底吗?

  DL:这是工匠精神。我觉得很多中国企业家不具备工匠精神,如果不苛求自己的产品,这个世界会出现更多三聚氰胺事件、更多快餐店过期肉事件。包括今天的雾霾,也有我们对油品要求不够极致、不够前瞻性的原因,对吧?

  如果有工匠精神,中国今天不是简单粗暴的中国制造,而是质造,质量的“质”。你看,一说made in China,就代表价廉,质量一般。我们能不能价廉、质优?那就牛了。

  EW:你讲了很多工匠精神,有哪些产品是你比较欣赏、具有工匠精神的?

  DL:华为是一家有工匠精神的企业。这两年华为做手机不断进步,而且从CPU到外观设计都有进步。我蛮欣赏和敬佩这家企业。当然,诺基亚也是一家有工匠精神的企业,但问题是在智能手机面前它没法快速变更,踩入了功能机的泥坑。诺基亚被创新干掉了,不是被对手干掉,而是被一个潮流的浪潮淹没了。

  EW:最近两个季度网易业绩增速非常快,达到50%,2012、2013年增速比较慢,为什么会出现不均匀分布的状况?

  DL:因为我们每一个产品质量都非常高,时间周期比人家长。你今天看到的2015年出的游戏,往往是我们2013年就开始立项去做了,平均做两年以上。现在每个人都想快,但《阿凡达》拍了10年,一点也不快,你说是老美脑子不好使吗?

  两到四年开发一个游戏的是老手,不是新手。学徒至少要培养三年。往前推,2007、2008年进入网易的人,2011年才有机会做项目。今天成功的制作人员,都不是小伙子,都是30岁以上,真正在网易做了7年以上的人才可以做。

  EW:现在创业非常热,可能你辛辛苦苦培养的人会去创业,你怎么来挽留?市场一直议论,网易出去的人成功概率比较高。

  DL:这是激励机制问题。2012年我们游戏部门有一些人出去。但是离开了大海滴水就会干涸。做游戏,我们前进速度比出去的人更快,行业增长速度也比他们增长的速度快。我们想过这个问题。

  另外信息部门的人也去创业。我们整个公司文化比较开放,鼓励创新。网易出去的李学凌做的YY很好,挺有创新,虽然李学凌走的时候从网易带走了一些人。

  EW:为什么一些离开的人对你的评价会有很大分歧?

  DL:很多人并没有真正接触过我。很多出去的员工,你问他到底见过老板多少次,吃过饭没有,有几次认真聊天?我告诉你,都是道听途说。员工骂老板很正常,做老板没有胸怀怎么做老板,我懒得跟他们辩论。我们有时也会反思员工在公司里留不住的原因,作为老板要不停改进公司的创新机制、利益分配机制。

  网易会补上连接这一课

  EW:为什么网易的社交没有做起来?

  DL:换个角度,我们的社交做得非常好。《梦幻西游》、《魔兽世界》游戏就是虚拟社交软件,很多人付钱来社交。通讯和社交不同,社交的目的是把人的感情从零变到一,从一变到一百,逐步增加。一个人和他母亲之间的感情已经很好,更多的是通讯需要。

  EW:网易做游戏内容是强项,为什么没有像盛大那样提出走迪士尼路线?

  DL:知易行难。盛大很多战略是好的,规划是对的,做手表也没有错,做阅读器也没有错,做迪士尼也没有错,做起点中文网也没有错,什么都对,但时间不对。在市场不成熟的时间做了一个阅读器,太早了一点,对产品的质量也不够重视。陈天桥的方向很对,腾讯现在就在走陈天桥那条路,但在这个时间点是OK的。

  迪士尼有多少年了?积累多少年、交了多少学费走到今天!今天迪士尼是成功的,但迪士尼10年前有非常悲剧的时候,想进游戏却进不去。现在,迪士尼收购了乔布斯的皮克斯,自己还有很多电影,IP非常多。

  中国可做的IP非常丰富,要做成却很难。《梦幻西游》动画片,我们花了5年时间决策,到现在总共才拍了两季26集。5年前我们就去做这件事情,还只是一个衍生的IP,是我们独立IP的衍生IP,到今天为止,没办法做第二、第三个IP,这很可怜。

  日本有《海贼王》、《圣斗士》,英国有哈利·波特,美国就不用说了。中国呢,知易行难,整个基础不全的时候,要搭这么大个舞台特难。

  中国很多人都有山寨精神,没有诚信意识,山寨快、安全,抄人家的东西最安全。我们的台面上都是这些人的话,对整个社会年轻人的价值观有负作用。

  EW:我不知道你一直就是这种态度呢,还是最近几年越发变得愤世嫉俗?

  DL:对社会保持自己独立的观点和看法不是一件坏事,难道我们内心的价值观就只有钱钱钱吗?

  EW:长远来看,你想把网易变成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DL:我们首先会专注互联网,尽我们所能给用户提供更好的有品质的生活和服务。电商提供商品消费;音乐、有道词典、云笔记,提供信息服务。信息消费和商品消费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责任编辑:李佳师
分享到:
0